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錦衣繡春 > 79.較量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xaswlp.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我一直胡思亂想著,漸漸地傷口的痛楚又開始清晰起來,越發的睡不著了。半夜,朱棣突然醒來,黑暗中見我瞪著一雙大眼,有些奇道,“你到現在都沒睡?是不是傷口痛?本王睡得太死了。”

    他的語氣中有些自責,我輕笑道,“王爺多心了,赫連真的是睡得太久了,沒了瞌睡。”

    朱棣坐起身來,點了一根蠟燭端到床邊。“既然你睡不著,那本王陪你聊聊天。”

    見他鄭重其事的樣子,我忍不住噗嗤笑了起來,這一笑又牽動傷口,變成了一聲“嘶~~”,朱棣搖搖頭,“你這是自討苦吃。”

    我捂著嘴笑道,“王爺您這樣讓我響起了一個詞兒。”

    “什么詞兒?”朱棣看著有些神叨叨的我,皺眉。

    “秉燭夜談。”說出來之后我更忍不住笑。

    朱棣聽了也是沒扛住一下子笑了出來,“看來你是真好了,都會說笑話了。”

    這一夜朱棣就聽著我閑聊瞎扯,偶爾應我兩句,時間過得飛快,轉眼天就亮了,天亮之后,我反而困意來襲,越來越疲倦,沒多久就睡著了。

    再次醒來,身邊的人已經不再是朱棣,而是三保!我看著笑容可掬的三保,迷迷糊糊的問道,“三保,王爺呢?”

    “王爺今天一早去行府啦。你好些了沒?”

    我點點頭,“好多著呢。這幾天你們都在哪里?”

    三保娓娓道來。

    那天我和三保打了兔子遇到老虎以后,三保的馬兒受驚,一溜煙跑了,三保怎么也控制不住發癲的馬,一邊又擔心我,心中只想,只怕我已經命喪黃泉了,正當他制服馬匹的時候,朱棣從一旁略過,便問三保是怎么回事。三保火急火燎的如是說,赫連漪在樹林中被老虎吃了!朱棣二話沒說,扭頭便往三保指的方向奔去,三保也一邊趕著那該死的馬兒追上,待到他們趕到,就看到我坐在徐輝祖的馬背上被老虎撕下來的那一瞬間,便用繩陣結果了老虎。

    那地方沒有人煙,朱棣吩咐三保帶家眷人馬隨后慢慢趕路,自己便帶著我趕到最近的城中給我請了大夫,當時好幾個大夫都說回力無天了,朱棣氣憤將他們全都趕走,從掌柜的口中得知本城有個最好的大夫,不過隱居山外,醫術精良只是異常貪戀錢財,朱棣聽了立刻便找到那個大夫,直接出了十倍的出診價錢將他請到客棧為我醫治,那大夫也是藝高人膽大,接了這一單認命生意,竭力搶救一番,饒是如此,依舊是給了朱棣一句話,“治得病治不得命,一切看造化了。”

    朱棣聽了這話,便寸步不敢離身的守在我身邊,就連前日王妃他們的大部隊進城了,朱棣也沒有抽身回去,還是三保過來看了看我。直到昨晚我醒轉了,朱棣今早才敢在我睡著以后趕了回去,還立刻著三保過來看顧我。

    這些事情其實我心中大概也有算計,猜到大半,只是如今三保一字一句的告訴我,我心中還是感動萬分。突然,我想起一件重要的事,心中咯噔一下!這事要是不確定,只怕等不到我傷口養好,朱棣就要將他一手從虎口奪下的我立刻再送回去。

    徐輝祖當日在場,完完整整的見識了我的所有功夫!而且當時我是逃命,完全是本能的反應,一點都沒有掩飾!此時的他,已經知道了我絕不是王府里的琴師那么簡單!朱棣乃是他的親姐夫,他為了自己的姐姐,肯定會和朱棣說的!我驚出一身冷汗,打斷喋喋不休依舊在說“真沒想到我和王爺趕回去后還能見到你是活的”的馬三保,“三保三保!”

    三保見我鄭重其事一本正經,終于停了下來,“怎么了?”

    “徐公子呢?當日你走了以后多虧徐公子搭救,要不我就命喪虎口了。”我心虛的問道。

    “徐公子啊?他也受了點小傷,王妃這兩天忙著照顧他呢。”馬三保奇怪道,“對了,那天徐公子怎么趕到了,他是如何救你的?”

    我的心已經全然飛到了行府里的徐輝祖身上,他要是說漏半個字,我……我就萬劫不復了!

    “三保,我什么時候能回去啊?”

    三保搖搖頭笑道,“王爺說了,您這身子來回搬動不得,就把這客棧包下來給你養傷了。你放心,過兩天就安排王妃她們先啟程回北平,我們留下來照顧你。”

    “你們……”

    “王爺說他還有些事辦,也暫時不走。”

    “三保,你能不能讓徐公子抽空來我這里一趟,救命之恩,我想道一聲謝。”我囁嚅半晌,終于說了出來,此時我心中已經做好打算,若是徐輝祖已然說了出去,那我這幾天就飛鴿傳書越龍城,叫他過來接應我來個一走了之,若是徐輝祖還沒說出去,怎么我也得把他誆住。

    三保遲疑一下,“倒是可以,只是他也有傷,不知道王妃放不放他出來。”

    “你就說我要謝他便可。”

    三保點頭應允,“這個沒問題的,話我一定幫你帶到,他能不能來我就不能打包票了。”

    三保回去后,這客棧的掌柜的給我找來兩個干凈清爽的婦人來照料我,一日三餐也都十分盡心。朱棣大概是在安排兩天后王妃他們啟程的事宜,并沒有再來,三保有空就會過來陪我。而我,則是一直焦心的等著徐輝祖的到來。

    直到王妃的隊伍臨走前夕,徐輝祖才披著月色前來。他穿著一身玄色長衫,也顯得有些虛弱,不過依舊掩飾不住那稀世絕有的俊美,默默走到我的床前,一改平日里玩世不恭的不羈,“你好些了沒?”

    我心虛的微笑,保持著防備的距離答道,“好多了,那日多謝公子相救!”

    “你真傻,那天為什么要自己跳下馬背,不跳的話,你怎么會傷成這樣?”徐輝祖的眼神中滿是真誠,看起來不像在敷衍我。

    我一時語塞,當時只是想著,反正也是活不了了,我又坐在后面,死一個總比死兩個好,索性就跳了下去,現在叫我回答他,我還真的回答不出什么感人的話語,“聽三保說您也受傷了,可好些了?”

    “我的跟你比起來不算什么。”徐輝祖柔聲說道,低下身子,仔細的檢視我的面色,一時間那男子的氣息撲到面上,我有些意亂情迷把持不住,連連說道,“我調理幾天,真的好多了,只是要臥床養傷,麻煩得很。要不是徐公子,只怕我現在已經喝過孟婆湯了。”

    徐輝祖抬起身子淺笑,“氣色確實還可以。姐夫這幾天對你也是上心。”

    他說到這里,臉上露出狡黠詭異的笑,看的我心里發麻,干笑兩聲,“徐公子真實會說笑。”

    徐輝祖并不再搭話,只是默默坐在一邊,若有所思的看著我,似乎在等我問他。我猶豫半晌,終于問道,“徐公子,這幾天可有見到王爺?”

    徐輝祖見我開口,滿意的笑了,“姐夫并沒有時間見我,我也還沒有機會問問他怎么調教的下人,王府中一個小小的琴師,箭術高超,身手了得。人家從前都說燕王身邊有個馬三保,沒人近的了身。沒想到……臥虎藏龍啊!只不知,赫連先生可曾與馬三保切磋過武藝,你們二人,誰更勝一籌?”

    我臉色一點點的白了下來,不過還是兀自安慰自己,好在他還沒有跟朱棣說。

    “徐公子當真會取笑,赫連哪里有什么身手!不過從小就被拐賣,在雜耍班子也呆過兩年,會些討好人的身段。那日虎口逃命,一時間三十六計,什么都用上了。叫徐公子看笑話了。”

    徐輝祖搖搖頭,“你連我都不愿意說實話,只怕姐夫也不知道你是何身份吧?”

    徐輝祖如此直白,逼問的我招架不住,真恨不得手上有把尖刀將他滅口。“赫連不知道徐公子在說什么。”

    徐輝祖心知肚明似的,笑道,“在雞鳴寺遇到你,見你扭扭捏捏揶揄敷衍,又總是男裝打扮跟著姐夫到處招搖,我還以為你是姐夫新得的寵妾呢。”

    不知為何,他說的明明不是,而且他也并沒有拿此話嘲諷我的意思,但是一提到朱棣,我還是忍不住臉紅了,“徐公子現在也應該知道我不是什么寵妾了吧,不過是和三保關系好,三保去哪里愿意帶上我。我又不是生事的人,王爺也就睜只眼閉只眼了。”

    “三保乃是個閹人,只怕對女子了無興趣。”徐輝祖毫不留情面。

    見他提到三保這衣服無所謂戲謔的語氣,我有些不平,“三保身殘志堅!”

    “罷罷罷,不跟你扯三保了。三保是姐夫的心腹,他帶你,就是姐夫要帶你。不過現在看來……姐夫和三保都被你蒙騙了啊。”

    我突突突的心跳起來,想著如何應答,更不知徐輝祖是敵是友。

    徐輝祖卻又開口,“我要提醒你一句,不管你是何方神圣,犯了什么事屈尊藏在燕王府,跟主人交代了底細,主人才能護你。”

    我這才松了一口氣!原來徐輝祖以為我是做了什么犯法的事躲進了燕王府,他還沒有想到我可能不是賊,我是兵!

    !!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3d定位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