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錦衣繡春 > 51.侍奉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xaswlp.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徐云華歇息之處,尚且守著兩個丫鬟。因我前一天便叫珠兒過來打過招呼,她們一見到我就把我往里讓。一進去,便見朱棣坐在床邊,正一手端著一碗濃藥,另一只手繞過她的背將她環在懷里,一勺一勺的喂她喝藥。我本想立即退出來,不料徐云華已經看見我了,“赫連來了。”

    朱棣扭過頭,面無表情的看了看我,我只得上前去,給他們二人行禮請安。徐云華面色蒼白,形容枯蒿,額上還扎著抹額,全沒了前些日子的豐腴圓潤,看起來精神也壞極了。朱棣的臉色也不好看,只低低對我說一聲,“過來幫忙扶著王妃。”

    我站起身來,將徐云華扶住,他才將身子騰出來,親自將那藥碗放回了桌上,才又走回來,在徐云華的背后墊上了厚厚的被褥,讓她靠得舒服些,才脫開身子,在一邊坐下,“王妃身體不適,你要是得空,多多來看望,也可以幫幫忙。”

    我點點頭,“是。”

    徐云華搖頭道,“王爺真是胡鬧,赫連小姑娘家家的,只與英兒賢兒大不了幾歲,在我眼里都是小孩子一樣的,能長心來看看我,我就很高興了,哪里還能叫她來侍奉。”

    朱棣對徐云華淺淺一笑,“赫連還算細心,應該可以。你別嫌她粗笨就好。”

    徐云華聽得朱棣這樣一句,也在臉上堆出一個笑,“王爺既是這么說,我就把她當做親妹妹一般,也不客氣了。”

    “應該的。”朱棣柔聲道。

    當即,朱棣便讓我給徐云華倒了一杯熱茶,送去給她喝,我非常快的進入了角色,“王爺,王妃剛剛喝了藥,茶解藥性,還是喝白開水吧。”

    朱棣對我的上心甚是滿意,一個勁兒的點頭,笑對徐云華道,“還不錯吧,比你屋內的丫頭們懂得多,又待你真心。”徐云華盯著朱棣看了兩眼,囁嚅半晌說道,“自家姐妹,肯定不同。”

    我聽著他倆對話,一直閉嘴不言。朱棣再陪了徐云華一會,囑咐我照顧到晚上,就自顧自離開了。我在徐云華的房中一直呆到掌燈,徐云華留我吃飯,我拒絕之后才回到自己的住處。雖說朱棣走了以后,徐云華反而沒有叫我做什么,但是我一個人束手束腳的呆在她的屋子里更加尷尬坐立不安,還不如讓我擦擦花瓶打掃打掃屋子。這一天對我來說,簡直是煎熬,想到朱棣的囑咐,那意思是我要每天去徐云華的屋子這么候命到她完全康復!雖說只是個小月子,富貴人家都要做足一個月才出門。而朱棣心疼徐云華年紀漸長,更是說要她坐個雙月,好好地把身體調理過來,今后還可以再圖孩子。也就是說,我得去徐云華那里這么煎熬兩個月。

    我也不知道朱棣為何忽然變成這樣,他心疼徐云華我是能理解的,畢竟十多年夫妻,又一起養育了這么多孩子,共患難同甘甜,感情一定很深。只是他何苦這樣為難我?難道是要我在徐云華面前示弱,亦或是要徐云華提前便折了我的銳氣,將來進門的更加好管束?

    我百思不得其解,只是心中憤懣。失魂落魄的回到住處,碧落迎上來,見到我的模樣大吃一驚,“姐姐,您怎么了?”

    我摸了摸自己的臉,“我怎么了?”

    “怎么才一天不見,你這臉頰都瘦的凹了進去?”碧落心疼道。

    我勉強笑了笑,“又在瞎說,哪里能一天就瘦了這么多,那侯門繡戶的小姐們還干嘛要節食保持身材?”

    碧落將信將疑,將我扶到屋中,把燭花剪了,挑亮燈光,才道,“姐姐,你怎么去了這么一整天?王妃娘娘還好嗎?”

    “還好呢。我以后每天都要過去呢,王妃現在身子虛弱,需要人照顧。”

    碧落柳眉倒豎,“她需要照顧,偌大個王府所有的下人都管她支配,她還能找不到侍候她嗎?為什么要喊你去伺候?”

    “噓,噓,噓!”我連忙捂住她的嘴,“別瞎說,王妃乃是忠厚之人,哪里就像你說得這樣好像專門為難我似的,這是王爺的主意。”

    “王爺!?”馮碧落瞠目結舌,“不可能啊,王爺那樣護你……”

    “你想到哪里去了,王爺的意思是叫我多與王妃接觸接觸,今后更好相處。”

    “接觸怎么不在什么家宴什么祭祀的時候把你喊上,生病就叫你去當牛做馬?這個王爺,我真是看不懂了!”碧落滿臉不屑,怒火中燒。比讓她自己去做了丫鬟還要生氣。我本來就不想告訴她什么,沒想到還沒說上兩句她就已經這樣,就更不打算與她說什么了。她一向被李景隆慣壞了,有什么說什么的口無遮攔,我還要分出心思來哄她,一時間覺得心力交瘁。接下來的每一天,我都會去徐云華那里,一開始她也確實不要我做什么,后來也漸漸地有時候喚我做些事,漸漸地我還與她的幾個丫頭說上話了。

    徐云華對下人著實不錯,沒有哪一個丫頭說她半個不好,可見她為人處世圓滑真誠。時間久了,我對她的了解也多了些。她不愧為一個王妃,把中華文化幾千年傳承下來的婦女完美品德發揮的淋漓盡致,除了一開始的幾天她每日靜臥之外,后面每天她都會抽出一點時間,讓管家賬房之類進屋來隔著屏風報告工作。事無巨細事必躬親,這也是王府秩序井井有條的根本原因。

    丫頭們有時候會勸她把事情放放,身體養好了再說。她總是一笑置之。有一次我見她實在是累得很,對了一個月的賬目以后,臉都白了,便也這么勸了一句。

    她臥在床上,將那賬簿放下,半晌才笑了笑道,“我倒是想放放呢,這么大一個王府,管起來實在太累,可是現在除了我也沒人能管的起來啊,咱們王爺在戰場上英勇神武,到這些事兒上就是門外漢了。待你嫁進門來,我好生培養你,將來把所有事都交由你處理,我也好做個甩手掌柜。”

    我臉一紅,再也沒跟她提起這樣話。這時候我才明白,她的善良大度仁慈寬厚,都是對別人的,對我,永遠也沒有這樣的時候。

    朱棣每日也都要來看她。每次來的時候都會跟我說王妃愛吃些什么,如今身子不爽什么東西要忌口,等等等等。有時候徐云華正在處理家事,也會跟他撒嬌幾句,說是這一大攤子事,真的是管夠了。朱棣會柔聲安慰她,叫她只管好好養身體就罷了,這些事歇兩個月再管,王府又不會斷了米糧。徐云華撲哧一笑,“王爺真是會說笑,我看赫連妹妹機警的很,待她入門,我把這攤子事都給她吧。”朱棣瞅了瞅我,笑對徐云華道,“你也太抬舉她,她連自己的新房到現在還沒譜兒呢,還能管得住這么大個王府?少不得你要辛苦一輩子了。”徐云華聽了朱棣這話,看起來很是受用,滿臉堆笑,甚至還損朱棣一句,“還不是王爺你太懶怠,什么事兒都不管?”朱棣答曰,“有你,什么事我都放心。”

    我越來越看不懂這一種局面了。我想著,也許徐云華會借著自己小產的事對朱棣說,叫他把與我的婚期退后,可是她不但沒說,在朱棣說了一句我連新房都處理不好之后,反而把這事兒又抓了起來。

    有她監督,沒多久房屋建成,她便又開始不顧身體不適,專門起身在案前列出清單,將要給我置辦的每一件東西都列得清清楚楚,交由管家一一去置辦。一時間,大家都知道,王妃疼愛我。就連朱棣也說我有福氣,遇到這樣好的姐妹。

    我的話越來越少,除非萬不得已,連口都不想開。

    每日只是低頭在徐云華屋中呆著,搶著與丫鬟們做事。現在連打水擦屋的事都已經被我攬了過來。丫鬟們樂得輕松,一邊對徐云華夸我能干勤快,一邊與我夸王妃大方賢良。我都是報以淡淡一笑。

    每晚回到自己住處,碧落見我的模樣都是唉聲嘆氣。一日,她將鏡子推到我面前,道,“姐姐,你看看你如今變成什么樣了?”

    我接過鏡子一看,只見鏡子里是一個蒼白瘦弱的影子,臉上毫無生氣,好似臥床不起的人是我而不是徐云華一般。我伸手看了看自己的手腕,原來突出的那一塊骨頭現在更加突出,好像只有一層皮包著似的,看起來有些嚇人。碧落問我是不是每天在上房受了什么氣,我只是笑笑,“你腦袋瓜子每天在想什么,我是因著天氣熱,吃不下飯鬧受了,正好免得我還要想法子收腰身。”

    碧落不知道,哪里會有人敢給我氣受?尤其是徐云華的屋子里。她只消每日與朱棣郎情妾意一番,便能將我一點點的踐踏至塵埃里。

    我早就沒有了尊嚴和想法,只想結個繭把自己包起來。誰也不要看我,誰也不要和我說話。

    !!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3d定位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