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錦衣繡春 > 25.賜葡萄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xaswlp.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朱允炆御駕親自送耿炳文及三十萬大軍出征,既給足了這個開國老將的面子,又極大的鼓舞了南軍的士氣,耿炳文帶著大軍一鼓作氣,不過七月底,便趕到了真定,這位老將已經年過花甲,但是經驗老到,深知深入敵境作戰,應穩扎穩打,他派遣徐凱駐守河間,潘忠駐守莫州,楊松為先鋒進駐雄縣,待主力會集后再發動進攻。

    北平,燕王府。

    朱棣與張玉,馬三保,越龍城等將士在書房,書案上是一張詳細的北平周邊地圖。朱棣一手撐在案上,一手拈著一支狼毫筆,正在地圖上圈圈點點,他身邊的人沒有一個喘大氣的,屋子里靜悄悄的,掉根針都能聽見聲響。

    我將一壺碧螺春茶用茶托子托著,緩步走了進來,替他們每人倒了一杯,眾人見朱棣沒有開腔,一個個的也沒有接茶,依舊靜靜的立著。朱棣圈點完畢,一抬頭才看到我來了,臉上烏云稍稍退去一些,對幾個將士笑了笑,道,“天氣還熱著呢,大家伙喝杯茶解解暑。”

    眾人這才松了口氣,紛紛過來端茶,在朱棣兩手邊排開坐下。我從未見過朱棣指點江山,指揮作戰,因此也好奇,便立住了想聽聽他們怎么備戰的。張玉先道,“王爺,耿炳文那老兒已經帶著朝廷的大軍殺過來了。雖然陣勢好大,但我們不必這樣就被嚇唬了。據我觀察,朝廷這次征兵,既急且寬是以軍隊紀律渙散,再加上耿炳文的副手之中,楊松和潘忠都是無勇無謀之輩,咱們雖然兵力不如他們,但是只要制定嚴密的作戰計劃,眾人齊心協力,相互配合,不怕打不倒他們。”

    朱棣略點點頭,又看了看三保等,三保與越龍城雖是有能之輩,但是畢竟在戰場上還是不如張玉經驗豐富,張玉雖狂,但并不是無謀之輩,所以他能這么說,便有這么說的道理,是以他倆都沒有提出其他意見,只是對張玉的意見點了點頭。

    朱棣指了指自己方才畫圈圈的地方,平靜的說道,“你們看看,這些地方都是耿炳文目前占據的地方。這是一個三角,三位副將相互之間的距離差不多,所以他們既能守衛一方,若是其他兩人受到攻擊,又能迅速的前去接應。那耿炳文老兒更是被先帝封作長興侯,就是因為當年先帝打江山的時候,耿炳文將長興守得固若金湯,一守便是十年,極大的牽制了張士誠的兵力,先帝才得以無所牽掛的奪取其他城池。耿炳文善守,咱們可不能小覷他。”

    眾人聽了,都點頭不已。行軍打仗之時,有一句萬能寶典,叫做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朱棣不止有勇,更有謀略。他善攻,卻也知道守的重要性。他接著說道,“我們和耿炳文的差距不止在兵力人數上,還有一點你們也許忽略了,他們有朝廷做強大的后盾,糧草供給比我們多上十倍百倍。耿炳文若是聰明,便可以在真定駐守下來,日日養花喝茶也無妨。只消耗得我們彈盡糧絕,便可以一舉將我們拿下,還不費一兵一卒。”

    越龍城皺起眉頭,“王爺這話的意思是,我們還不能跟他們耗,非得盡快破了他們的三角陣不成?”

    朱棣點點頭,“迫在眉睫,我們耗不起。”

    如此,大家便都有些訕訕的。見此情形,我有些著急起來,怎么朱棣這人,明明是他鼓動大家起兵造反,這時候乃是正經八百的第一場戰役,連手下將領各個都士氣滿滿,他倒在這里不斷的潑冷水了?我假意給他續茶,走到他身邊,用腳輕輕踢了他一下,他并沒有抬頭看我,那嘴角卻分明揚起了一個小小的弧度。

    本姑娘這可不是在眾人眼皮子底下跟你**,我心里著急著呢,你一會說要盡快打,一會又說打不起,玩什么精神分裂呢?一邊想著,便狠狠的吐了口氣,有些惱羞成怒的往邊上站去。

    三保很是見慣我和朱棣這番模樣,這次當然也沒有逃過他的眼睛,只見他也低著頭,假惺惺用一只手掩住了嘴角,偷偷地笑了。越龍城對我就更是了解了,他拿眼睛瞄了我一眼,嘆了口氣,略搖搖頭,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又低頭不語了。只有張玉對我并不熟悉,但他畢竟也是聰明人,很快便發現了現場氣氛由沉重轉至輕松,正尋找這轉變的源頭,一抬頭便朝我掃來,他皺著眉思索片刻,分明也想不起我是誰,便咳了一聲,“咳咳,這位姑娘是……我們在此商討軍情大事,你若是貪玩,也不能在這里的,快些出去吧。”

    張玉一介武夫,本就粗獷,兼之做將軍已久,和朱棣交情又深,出征在外之時,朱棣給他很大的權利和威信,所以有時候他也會在朱棣面前訓斥下屬。此時他這話雖是表達對我在此不滿,卻已經是給了十足的面子。說得極其客氣了。

    我沒和這樣的武夫接觸過,被這樣一說,簡直給了我一個大大的下不去,但他說得確實有理,我在這里,本就是僭越,越發顯得有些恃寵而驕,所以一下子就臉紅了起來,提著茶壺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越龍城和三保都朝張玉看去,不過張玉的話很有道理,誰也不能反駁他,是以都拿眼神暗示我趕緊出去。我想著反正都是自己人,丟了個臉也不算什么,正準備拔腳麻溜的逃走,卻被朱棣一把牽住,他常常輸出一口氣,輕聲道,“祥符,大破宋忠,用的便是這位姑娘的主意,她雖是女子,但是也足智多謀呢,聽聽無礙,也許還能給些建議。”

    張玉瞠目結舌,想不到平日里最講究紀律嚴密的燕王,竟然如此縱容一個女子,而不給自己臺階下,臉上也有些不忿,但是朱棣發話,他總不能反駁,只得尷尬的點點頭,“下官竟有眼不識泰山,女先生智謀果然高妙,幸會幸會。”

    雖是這么說著,張玉那臉色卻是越來越桀驁了,恨不能斜著看我。

    朱棣只裝作沒看見,我卻笑了笑,走到張玉身邊,將他的杯子也續上了水,才道,

    “小女子洪武年間在錦衣衛奉職九年,在應天便常聽聞燕王軍中有個張將軍,極能干的,大破元軍余孽,心中敬佩的很。如今得王爺引薦,當真三生有幸。”

    張玉見我并不嬌寵,臉色稍稍好轉,將我續上的茶水一口喝干,笑道,“多謝姑娘。”

    這場尷尬至此時才算化解,我也知此處不宜久留,便找個借口出去了。

    經過花園之時,看到一架葡萄長得圓咕隆咚,各個紫得發黑,一看便熟的透了,摘下一顆剝了皮一嘗,果然甜到心里,便想摘幾串用茶托子裝了,吊到井里鎮著,晚上拿去給朱棣吃。甫一抬起手正準備作案,忽聽得身后有腳步聲和釵環碰撞之聲,轉過身卻見徐云華正帶著兩個丫頭在溜圈兒。

    見到是我,她也有些不自然,終是大家風范,淡淡問道,“你在那里淘氣什么,這里花架子多,有蜜蜂窩,仔細蜜蜂蟄了你。”

    我心中大驚,徐云華這話說得寵膩,簡直像是大姐姐與小妹訓話,更像她平日與玉英玉賢說話的口氣,難道她打算與我冰釋前嫌,世紀和解?我連忙行禮道,“多謝王妃娘娘關懷。赫連見這葡萄長得好,一時嘴饞,所以……”

    “嘴饞也不必親自動手,再說這里摘下來的臟兮兮的,也沒清洗。我那里有洗的干干凈凈的冰鎮好的,涼涼的很是解暑,你想吃,便跟我一起去拿些回去吃吧。”徐云華皺眉看了枝上葡萄一眼,有些嫌惡的說道。

    俗話說“長者賜不敢辭”,我聽了徐云話的話便深深的體會到了這句話的精髓,雖是并不饞涎她的冰葡萄,卻少不得裝出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如此,那真要多謝王妃了!”

    徐云華從鼻頭里哼了一聲,便轉身往自己的屋子走去,我也隨著那些丫頭跟著她緩步走去,直到上房,才覺得屋子內清涼爽快,沒一會兒身上濕汗便盡數干了,徐云華賜座,我也只得受著,果然不一會兒便有丫頭用一個家常用的琺瑯瓷盤子端了幾串紫顫顫的大葡萄來,大約是從兵庫里剛拿出來,那葡萄上還凝結著霧氣形成的小水珠子。只是這葡萄再好,我也不敢立即便拿著吃了。

    所謂無功不受祿,更何況是徐云華對我突然表示這樣的親近,我猜她一定是有事相求,不如決計不會如此和善的。

    不過徐云華并沒有說話,只是斜著身子躺在一張竹墊美人榻上,輕輕的煽動著一把詩詞畫扇,好像在想著什么心思,竟像已經忘了我的存在一般。我坐立難安,卻只得等著這位王妃,將來的皇后發完呆再給我下指示。

    孰料她這么一愣神便是半個時辰,一動也不動的。

    !!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3d定位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