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快穿虐渣我是專業的 > 第9章 喪心病狂茍男女【8】:碰頭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xaswlp.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凌蓁就放下已經空了的水瓶,比劃著動作跟離她最近的一個銀發碧眼的高俊小伙子示意想要借用一下他的手機:“Can I……Your……phone?”

    熱心的小伙子想也不想就掏出手機遞到了她的手中。

    電話接通之后,凌蓁一報自己的身份信息,那頭的使館工作人員已經馬上知道她是誰了——

    當日凌蓁失蹤的事對于領事館來說是件大事,當時為了組織搜救這位本民公民他們連日多方奔走,付出了極大的努力。

    一個多月的時間過去了,連失蹤人的丈夫都早已放棄,本來以為再有關于凌蓁的消息,可能也是找到尸體、確認死亡之類的信息了,沒想到她竟然生還了,怎能不讓工作人員震驚、興奮與欣喜?!

    “你、你、你稍等一下……”凌蓁聽到電話的那頭接線妹子咋咋呼呼的動靜,半分鐘之后,電話里重新有清晰的語音傳來,換了一道沉穩磁性的男聲,“凌小姐,你目前的身體狀況如何?”

    凌蓁描述得盡量簡潔:“有些脫水,已經補充水分,感覺還可以。”

    她還沒來得及跟那接線的工作人員說自己這一個多月以來的“經歷”,只說自己在海上被人救起。

    其實能模糊過去是最好的,否則以她這樣的經歷,肯定會被送到醫院去作全面檢查,雖然系統說要應付過去完全沒問題,但“不是正常人的身體”這個認知還是讓她對于進出醫院從心底里排斥和抗拒。

    但是她這段時間的消失總要有個合理的解釋。

    磁性的聲音更沉穩了,似乎在努力地試圖傳遞安撫的力量給盡管獲救但難免惶恐不安的凌蓁:“請你隨著游船前往嘉樂島,使館會安排工作人員接應你。到達嘉樂島之后你出碼頭時留意舉著寫有你名字牌子的工作人員。”

    嘉樂島就是目前這艘游船的目的地。

    凌蓁點頭:“好。謝謝您。”

    失蹤一個多月之后平安生還,她的情況這樣特殊,果然領事館打算安排工作人員來接她。

    這樣的安排正合凌蓁的意。

    有了領事館工作人員的全程跟隨照應,她就不必因為離奇的經歷與證件的問題而需要親自去應對當地警方詳密反復的盤查等等,有了工作人員的配合,只要操作得當,此事也不會大肆宣揚出去。

    她生還這件事一旦公開那肯定會成為轟動的大新聞的。

    近年來國內前往東南亞的游客極多,涉及到本國人還是這樣極度吸睛內容的新聞一定會引起國內媒體在當地聯絡點的注意從而被轉載回國內,現在還不是讓劉翌他們知道她沒死的時候。

    否則久別之后的第一次見面怎么能讓他們驚喜?

    掛了電話之后,面對滿甲板的或好奇或驚嘆或疑問的目光,有人還拿出了手機似乎在震驚過后才反應過來要把這段神奇的經歷給拍攝記錄下來,凌蓁索性把身上披著的毯子一拉,以蒙頭的姿態表示自己眼下需要休息。

    目前社交網站非常興盛,這些人拍了視頻之后,很大機會會上傳到自己的賬號去,跟朋友或陌生人分享這一段經歷。

    雖說國內人很少會去登錄國外的社交網站,但一旦點擊率高了之后,就會吸引無孔不入為了吸引目光爭奪流量的媒體的注意,從而轉載。

    她要盡量避免這樣的可能。

    【小五,在此之前有沒有人拍到我?】上船之后她只顧著裝虛弱了,一時沒有留意到這個問題。

    但照說系統會注意到的,它不是精于計算又善于分析形勢做出最有利她的判斷么,肯定能夠演算出要是她的視頻被傳上網,到時那么巧被劉翌或與他們相關的親朋戚友看到之后,會對于她完成任務增加難度的。

    【沒有。】系統果然是有進行這方面的監控的。

    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配合效果不錯。凌蓁對于這個助手終于產生了些滿意的感覺:【你做得很好。】

    系統:【那當然,我可是——】

    【最完美的。】凌蓁在腦子里點頭。

    毯子外面的聲音漸漸變小。

    有人說最好把她抱到艙室里去,那樣能夠得到更好的休息。

    又有人說她初初獲救,防備心很強,最好不要去觸碰她,以免引發什么難料的后果。

    最后的決定是留下兩個人在旁邊守著她,其他人退開各自如常活動,各安其所。

    凌蓁現在所需要的睡眠時間很少,她進入深眠狀態一兩個小時就已經能夠恢復如正常人需要八個小時的睡眠時間才能恢復的精力。

    為了有足夠的精力去應付現身后可能會隨之而來的混亂狀況,她昨晚在荒島上睡了足足有五個多小時,現在她覺得自己生龍活虎得簡直能打遍這整船人。

    不說沒有睡眠的必要,單說在陌生的環境面對這么多陌生人,盡管感受到的是善意,她也不可能真正地放任自己睡過去。

    從荒島上醒來開始,她就勉誡過自己,從此以后的任何時刻,都不能再讓自己陷入不在自己掌控中的被動狀態。

    凌蓁在系統提醒船已經抵達小島碼頭時才悠悠“醒轉”,隨手用毯子把自己的頭臉包得嚴嚴密密的,只剩下一雙眼睛露出來。這副模樣看在同船乘客的眼里,就是“啊快看,她的心理狀態果然很差”的心照不宣。

    為了避免刺激到她,別說把手機懟到凌蓁的面前來拍她的容貌了,周圍的人還有意走得與她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凌蓁剛下船,系統就已經探尋到了來接她的使館工作人員所在。

    一共來了兩個人。

    一個是身著深灰色西裝的四十來歲中年男子,凌蓁一見到他穩重嚴謹的氣質就覺得這應當是那個后來與她通話的人。

    另一個是二十六七歲的年輕姑娘,身著樣式端莊的淺綠色過膝連衣裙,唇角微微上翹,天生笑顏讓她看起來溫婉無害,很容易讓人心生親近的氣質。

    一個沉穩踏實讓人安全感油然而生,一個清麗溫婉讓人放心信任,為了安撫她這個失蹤人士,使館的工作人員也是費心了。

    凌蓁快步上前相認。

    那姑娘心地柔軟,看到凌蓁灰頭土臉的狼狽樣子,簡直是與她執手相看淚眼。凌蓁都沒怎么著呢,姑娘的眼淚就嘩啦啦地一個勁掉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3d定位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