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快穿虐渣我是專業的 > 第12章 喪心病狂茍男女【11】:我回來了哦

第12章 喪心病狂茍男女【11】:我回來了哦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xaswlp.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那日周麗義憤填膺,凌蓁就趁機請求對方將她已平安回來的消息也暫時對國內那閨蜜保密。

    她告訴周麗因為劉翌與她目前還是夫妻的關系,那兩個人是茍合,她打算回國去捉奸,捉奸之前杜絕任何走漏風聲的可能。

    這妹子也不知道腦回路是怎么繞的,拍胸口答應了不說,還想休假陪她一同回國去做這件大事。

    凌蓁好說歹說,答應事情有了進展會隨時給她播報后續,才把人給勸住了。

    終于要正式回歸了。

    凌蓁坐到座位上,深吸了一口氣,戴上了口罩與帽子。

    本來以為已經平緩的心情,臨到這一刻終于還是有些失序,興奮的。

    在T國所做的一切都只是醞釀,是為了給自己一個身份,從這一刻開始,才是真正的復仇之行。

    落地之后,凌蓁打車直奔父母家。

    那日的最后,凌蓁還是給父母打了電話。

    失事回到國內之后,因為滿心被仇恨與憤怒充斥著,她大部分時間都跟在了劉翌與郭書雅的后面,僅有的幾次想起父母而回去看了他們,發現雙親因為白頭人送黑頭人的事而悲痛欲絕,一次比一次蒼老。

    當時她的感受是更加憤怒,因為這件事是劉翌一手策劃而成的,是罪魁禍首,而她就算留在兩老身邊徘徊也于事無補,所以她后來把所有的時間放到了劉翌那邊,覺得把殺人兇手弄死,多少對于兩老來說是一種安慰。

    但是現在不一樣,她又成了活生生的人,報仇重要,撫慰自己的親人更加重要,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她不愿意讓愛自己的人再悲痛多一分鐘。

    凌蓁電話打回去時,一開始凌爸凌媽還以為遇到了電話騙子。

    但是他們不可能聽錯女兒的聲音,又哭又笑地確認了一些只有家人才會知道的往事后,他們才確定了電話那頭真的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女兒。

    當著電話兩老還互相狠狠地擰了對方手臂一把,以這樣的方式證實自己不是在做夢。

    凌蓁顧不得心酸,首先就叮嚀了他們,先不要把自己沒事而且很快會回來的消息告訴任何人,特別是劉翌。

    當時凌媽還覺得不解,以為凌蓁是因為怪劉翌太早放棄了搜救她,從而心生不滿與怨懟。

    但是凌爸卻意識到了什么,讓凌媽不要多問,照著女兒的囑咐做就是了。

    因為凌蓁的話,凌爸的心里就有了些計較:先前凌蓁在時劉翌對他們多好啊,可以說對親爹媽也不過如此了,但是凌蓁一在T國出事,劉翌就完全不見了人影,再沒在他們的面前出現過。

    以前他還安慰過自己說是因為凌蓁沒了,劉翌太過悲痛,而且她出事時是與他在一起的,他為沒有救到她而自責,所以有些無法面對他們的原因。說實話,他們其實也不想見到他。

    但現在想想,就連他們想要問一下T國那邊的搜救情況,劉翌都越來越顯得不耐煩,這種狀態哪里正常?

    凌蓁肯定了凌爸的懷疑。她本來就想避開凌媽把劉翌不是什么好人這件事告訴他。

    別看凌媽平時愛哭,但是性子彪起來是真彪,凌蓁擔心她不在的情況下,只有凌爸一個壓不住她,知道劉翌與郭書雅搞到一起后她會沖動地跑去找劉翌算賬,到時情緒激動一個不小心就把她還活著的事給提前暴露了。

    但是電話里又不方便解釋得太詳盡,畢竟在周麗這里,她是從周麗的口中才確定劉翌找了小三的。

    好在凌爸的感覺敏銳,少了她解釋的功夫。

    凌蓁沒有家門的鑰匙,到了樓下之后是按鈴讓凌媽給開的門,但是到達家門口時凌媽已經敞開著門等著她了。

    進了屋子,一家三口時隔一個多月之后再度團聚,一時間無語凝噎。

    失而復得讓凌媽的眼淚就像決堤了一般,抱著凌蓁哭得她半邊身子的襯衫都濕透了,連凌蓁從來沒見過掉淚的凌爸都紅了眼眶。

    凌蓁的房間還保持著原狀。凌爸凌媽都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孩子就那么沒了,凌爸每天都會進去坐坐,凌媽在收拾家里時也不會遺漏這個房間,被套被子也定期清洗晾曬,就跟凌蓁還沒有嫁人搬離家里時一樣。

    這一切的眷戀之舉在今日有了回報:女兒真的回來了,所有的準備都是有意義的。

    安撫了凌媽讓哭累了的她先去睡覺,與凌爸粗略交待了自己此后的打算,凌蓁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被子今日剛曬過,充滿了陽光的味道,散發著讓人安心的氣息。

    小小的單人床,卻比那個所謂的家里的兩米大床更讓人感覺安寧與定篤。

    她最后還是沒有對凌爸和盤托出,人在T國時是因為電話里不方便細說,回來了之后,凌蓁是不想說。

    她不想讓短短大半個月沒見頭發已經半白的父母再為她擔心憂慮,如果他們知道了劉翌真正的所作所為,他們必定不會同意她再回到那個有劉翌的家的。

    因此她只跟凌爸說了已確定劉翌跟郭書雅有染的事,同時也表示她會盡量挽救那個小家,實在不行,那就離婚回家。

    凌爸是很支持凌蓁離婚的決定的。當時劉翌求他們幫忙哄凌蓁時,他還以為只是小倆口鬧別扭,沒想到劉翌犯下這么嚴重的錯,虧得他與孩子她媽還為了這個混蛋把女兒騙去了T國,差一點就間接把女兒害死了。

    照他說都不必挽回,最好是直接離婚的,但是凌蓁說相愛容易相處難想且行且珍惜,他也不再那么堅持。

    還是聽女兒的吧,年輕人的事他們不適宜摻和,沒見先前摻和了一回差一點就真的白發人送黑發人了嗎?!

    凌媽第二天起來后的第一個動作是先打開凌蓁的房門確認女兒真的回來了,然后才樂呵呵地進廚房煮了豐盛的早餐,包子饅頭油條豆漿白粥小菜什么的應有盡有,擺了滿滿一大桌。

    不知情的她因為女兒的回來而迅速重新振奮了起來,又成了那個愛哭愛笑的傻白甜。聽到女兒要回劉翌那邊時還為他說話:“劉翌那也是沒有辦法,畢竟身在異國他鄉不能長久逗留,你回去后多給他點耐心,別不聽他解釋。”

    凌蓁“嗯嗯”地應著,臉上揚起一抹微笑:對啊,她是會給他時間和機會解釋,就怕他解釋不了呢。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3d定位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