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快穿虐渣我是專業的 > 第18章 喪心病狂茍男女【17】:上門挑釁

第18章 喪心病狂茍男女【17】:上門挑釁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xaswlp.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這又是什么?】這時凌蓁發現劉翌俯身從地上撿了一張小卡片狀的東西起來,那是才剛從他的襯衫口袋掉出來的。

    系統:【是一道符。】

    【你說要是悄悄把他的這個什么符紙給換成一撮灰,他會不會嚇到再也不敢回來?】凌蓁有些惡意地笑起來。

    她在海里被海豚嚇到時覺得自己真的是災難片看太多了,現在看來,劉翌的靈異片也是看得有點多啊。

    靈異片凌蓁也是看過不少的,對于各種符篆與捉鬼流程什么的都能總結出套路來了:通常本來是一張紙的護身符的突然化成了灰,就代表著幫人擋住了一次非人類的攻擊嘛。

    【你確定?】系統沉默了一下,提醒,【不怕把人嚇狠了不敢再對你出手?那樣你就拿不到證據了。】

    也是,萬一嚇到他直接離婚,要命不要錢,那她是離還是不離呢?

    當然不能離。

    離的話劉翌以后豈不是沒有了再下藥害她的機會,那她的仇還怎么報?

    人是需要對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的,做出什么事來就要承擔什么樣的相應后果,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殺人要填命這是連小孩子都明白的道理,沒理由到了劉翌這里就能例外。

    她眼下看似是活生生地回來了,可實際上,劉翌已經把她給害死了的。

    是她出賣了自己的能力才換來的這一次回來機會,而不是劉翌與郭書雅計劃的不完善或懸崖勒馬。事實上,這兩個人的計劃非常完美,環環相扣,步步精心。

    【好吧。】凌蓁決定不能只顧一時的心里痛快,大局要緊,【那這事就當不知道,讓他自己折騰吧。】

    任由他們自己嚇自己,就當收收利息好了。

    依她看這利息其實也收不了多久的。

    像劉翌這種心狠手辣的人,在害怕的情況下尚且連鬼都不放過,可見現下的驚懼只是一時的心虛而已,等他反應過來,很快就又會變成那個為了守住他那一半身家而不擇手段的人渣。

    況且還有一個郭書雅呢,那女人可是視她為眼中釘的,她好好地活著肯定會讓郭書雅再一次如鯁在喉,她一日頂著劉太太的身份,郭書雅就一日寢食難安。

    事情已經做過一次了,所謂覆水難收,不可能因為她躲過一劫就從此收手。

    真期待接下來郭書雅的動作啊。

    一個有錢有閑又盯上了別人丈夫的女人,還自信爆棚覺得自己的條件比原配優勝百倍。

    這樣的女人會使出什么手段來搶男人?

    最必不可少的一個步驟當然是上門挑釁了。

    既能刺激原配的情緒,又能離間他們夫妻間的感情,自己的一身光鮮靚麗正好還能羞辱原配只會窩在家里做家務的灰頭土臉,怎么想怎么揚眉吐氣。簡直是一舉三得。

    這樣的事郭書雅已經不是第一次做了,在凌蓁失蹤之后,她甚至讓劉翌給她辦了張住戶卡,正好省了她像以前那次上門一樣還要花大錢讓別的住戶帶她進小區,人家收了錢還答應得不情不愿,可憋屈死她了。

    車子光明正大地從住戶車道里刷卡進入后,郭書雅的姿態更加趾高氣揚,這種氣勢一直維持到她敲開凌蓁家的門。

    凌蓁家是一套與另一家共用一堵墻的鏡像雙拼小別墅,有一個不大不小的花園,郭書雅到來時,她正在把剛送到的花苗給移植到地里。

    凌蓁以前在花園里種了許多花,一年四季都花開不斷的,但一個多月無人打理,那些花都死了個七七八八。

    在沒有把劉翌與郭書雅繩之以法之前,她都會住在這里,眼下又閑,就重新把花園收拾了起來。而且整日里對著劉翌的虛情假意她有時實在忍不住心里泛起戾氣,鮮花與綠植有助于她舒緩心情。

    鈴聲一下子響得很急促,凌蓁還以為是隔壁只有兩個老人在家的鄰居有什么急事需要幫忙,連手套都顧不上摘就去應門。

    剛走了兩步系統突然出聲:【是郭書雅。】

    凌蓁的腳步就放慢了起來。

    據系統說如果沒有遭遇到特殊的介質屏蔽,它能探測到以她為中心點身周直徑一公里范圍內的動靜。它說是郭書雅,那就是郭書雅了。

    既然是郭書雅,就沒必要出現得這么及時。她不是急嗎,那就讓她更急一些。

    凌蓁摘下手套放到一旁的工具筐上,回身走到花園一角小涼亭里,仔仔細細地把手洗干凈后坐下來慢悠悠地喝起了溫度晾得正好的茶。

    如果不是擔心郭書雅以為她不在家而走人,她這杯茶其實還能喝上個十來二十分鐘的,但是為了好戲的上演,凌蓁估摸著時間差不多就把剩下的一口抿完了。

    門開了,因為一直無人應門而按鈴的動作都變得機械性的郭書雅還被嚇了一跳。

    定睛一看之后心里真的驚跳了一下,她緊緊地盯著凌蓁的臉:“你整容了?”

    “你有病來找劉翌拿藥?”凌蓁攤攤手,“他不在家啊!要不你去公司找找?”

    “我找的就是你。”郭書雅說著就想推開凌蓁走進花園里。

    凌蓁往前一站把門給堵住了,把不歡迎對方的姿態擺足:“有事說事。”

    郭書雅停下腳步,再一次打量凌蓁,一臉不屑:“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瞧這小家子氣的,再怎么整劉翌也不可能回頭轉意。

    “你是客嗎?”凌蓁嗤笑,“誰邀請你來的?”

    這時隔壁的院門突然打開,一個老太太拎著個袋子出來,看到凌蓁時臉上一喜。

    “阿蓁,我女兒昨天來看我,給帶了她周末去郊區買的農家菜,是真正的純天然無污染哦,正好分你一些——咦,你這是……來客人了?”老太太狐疑地打量著凌蓁對面的陌生面孔。

    以她豐富的閱歷看來,這個女人不是個好相與的。

    女人身上的衣著與妝容精致到刻意,看著就透著一股子尖銳的攻擊氣息,而臉上的表情雖然看似柔和,卻難掩眼睛里的嘲弄與不屑。

    而且看阿蓁與她相處的樣子可不像是有交情的。

    來者不善。

    老太太回頭招呼了院子里的自家老頭一聲,快步往凌蓁走了過去,這時正好她在小區里的兩個老閨蜜路過,老太太招手讓她們過來:“春麗,碧君。”

    阿蓁這么斯文,可別讓這個來勢洶洶的女人給欺負了,她得多叫些人來給她壓壓陣,氣勢上不能輸。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3d定位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