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快穿虐渣我是專業的 > 第20章 喪心病狂茍男女【19】:催促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xaswlp.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正好,我也想報警。”凌蓁淡淡地說,“有賊私闖民宅,看看警察管不管。”

    “什么人在鬧事?什么人在鬧事?”這時小區里的保安提著警棍快步往這邊趕,一邊跑一邊問,“打人的在哪里?在哪里?”

    眾大爺大媽齊刷刷地指向了快氣瘋了的郭書雅,異口同聲說:“就是這個小三!”

    本來團團圍著郭書雅的人群讓開了一道口子,保安走進去一瞧,愣了愣:“郭小姐,怎么是你?”

    郭書雅一瞪他:“我要報警!幫我報警!”

    春麗大媽捂著心口:“我也要報警,這不要臉的小三打我。我一把年紀了,這傷可大可小。”

    碧君大媽捂著自己的手腕:“我也被打了,這小三真的太毒辣了!”

    剛才用力過度了,手腕子甩得生疼。

    郭老太:“我們阿蓁也被這個小三氣得頭昏氣短。”

    凌蓁配合地挨在了老太太的身上。

    郭書雅被氣得笑了:“好,好,好,驗傷,都去驗傷。看看到底是誰打人!”

    保安一臉的為難。搓著手心里直叫苦不迭,早知道就讓別人來了,現在這局面真的是……報警也不是,不報也不是。

    凌蓁看了一眼那保安:“你怎么什么阿貓阿狗都給放進來?要是進來的賊人只是為財,失竊事小;要是傷到了這些老人家,你負得起負責么?”

    保安瑟瑟發抖:“我……我是看到這位郭小姐有小區的住戶卡?”

    先前劉先生親自帶過她進來的,還給辦了卡,他哪里知道還有別的內情?

    薛老太:“什么住戶卡啊?我們這些業主都不認識這個女人的,拿出來我們看看!”

    郭書雅打開包,甩出了一張卡到保安的臉上:“看!你要好好看看!我到底有沒有資格進入這小區!”

    碧君大媽手快,一下子把那卡給拿了,一看還真的是他們小區的卡,照片就是這個女人的,再看門號——

    “喲嗬!這用的還是人家阿蓁家里的地址,這小三也太忒不要臉了些。”

    薛老太:“劉翌這個王八蛋也太不要臉了。”她本來以為她那個不爭氣的兒子已經夠無恥了,沒想到還有比他更無恥的,真是一山還有一山低啊。這些年輕人,是不是地溝油吃多了。

    “我要作廢這張卡。”凌蓁看著保安。

    凌蓁是業主,自然有資格作廢一張掛著她的房子門牌號的住戶卡。

    保安連連點頭:“好,好。”

    碧君大媽兩手一按一折,直接把卡片給掰成了兩半,才還給保安:“拿好了。”

    “不就是一張住戶卡嗎,有什么大不了的。”郭書雅嗤一聲,“我這就在這里買一套房子,到時你們還要直接給我業主卡。”

    “喲,原來這么有錢呢,難怪這樣目中無人。”,郭老太提醒凌蓁,“阿蓁,你可別再糊里糊涂的了,把劉翌那小子的賬查得清楚些,可別讓他都挪空去養別的女人了。”

    隨口就要在這里買一套房子,手里得拿著多少錢。

    凌蓁點頭:“好的。謝謝薛姨。”

    她都快對劉翌的虛情假意忍不下去了,有了眼下這一出,她正好可以理直氣壯地與他翻臉。

    明明雙方都恨不得對方快點原地消失,何必裝出一副和諧美好的表象?互不理睬不好么?

    其實她早就委托律師先生去查劉翌的資產以及往來賬目了,正好可以借這個機會到時拿出那些查到的資料。

    保安最后都沒有借出手機給郭書雅報警,只推說自己過來時太匆忙忘了帶。

    與擔心得罪一個未來的業主相比,眼前的這一堆業主更加得罪不得。

    其他人更加不可能借給郭書雅手機了,最后她只能憋憋屈屈回到車里,也是她跑得快,否則還有老太太惋惜方才沒趕上打小三的機會,醞釀著要去把小三的車給砸了呢。

    離了現場,證據又只有臉上的兩個巴掌印,去報警了也未必足夠出警的條件,郭書雅直接回了家。

    臉上火|辣辣痛得厲害,她得趕緊弄點冰來敷,否則一直腫著太丑了。凌蓁個該死的!

    凌蓁都沒等郭書雅去找劉翌告狀,她一個電話就打了過去:“劉翌,我們離婚吧。”

    劉翌自然是不肯,只耐心地追問:“是不是發生什么事了?”

    凌蓁自說答應給他一個機會之后就沒有再提過離婚的事了,這好好的突然又提,肯定是有什么事刺激到她了。

    凌蓁:“郭書雅今天過來找我,讓我退位讓賢。你連住戶卡都給她準備好了,不是已經做好換老婆的準備了嗎?”

    劉翌那邊傳來哐哐咣咣的聲響,似乎是震驚到一下子站起來撞到了什么東西:“郭書雅到家里去了?她沒有怎么著你吧?我馬上回去!”

    “我沒事,倒是郭書雅,因為想打我,結果被熱心的路人給打了兩巴掌。”不就是告狀嗎?她也會。

    當然,告這狀不是為了在劉翌那里爭寵,而是不讓郭書雅把老太太她們給攀扯上。

    凌蓁坐在客廳里,一邊打著電話一邊透過落地玻璃窗欣賞自己一個上午勞作的成果,當視線轉到某一個角度時,透明的玻璃可能在光線的作用下突然變成了能映照出她身影的鏡子。

    她漫不經心地打量著“鏡子”里的自己,突然像是發現了什么,眉頭一皺,匆匆應付了劉翌兩句就掛了電話。

    進了洗手間,凌蓁對著鏡子摸著自己的臉仔細地打量了很久,終于確定了一件事情:【小五,你是不是在我臉上動過什么手腳?】

    是受郭書雅的話影響產生了心理暗示?

    怎么感覺真的比以前要好看一些?

    先前的她五官最多只能算是清麗靈秀,可是現在細細看來,就多了一種精雕細琢的味道……怎么說呢,看起來跟以前一樣,但總覺得多了一種更協調的感覺,添一分則妖艷,減一分則平庸。

    系統有些得意:【我只是進行了一點點微調,你不覺得這樣更完美嗎?】

    凌蓁:【我只覺得你是不是有強迫癥。】

    【只是很微小的調整,別人不會發現的。】系統堅持自己的審美。

    凌蓁一點都不相信呢:【郭書雅不是發現了?】

    【她那不是發現。她的印象中還是你以前在家里不修邊幅的隨意樣子,突然見到你把自己收拾得整整齊齊的,驚訝而已。】系統不以為意,【你沒見后面她就再不糾留于這個問題上了嗎?就是因為她也覺得自己大驚小怪了。】

    凌蓁:【真的假的?】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3d定位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