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快穿虐渣我是專業的 > 第22章 喪心病狂茍男女【21】:權衡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xaswlp.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我強人所難還是你憐香惜玉了?”郭書雅狠狠一拍桌子,桌上的玻璃茶杯被彈了起來又往下落,最后滾到地上摔成了一堆碎片,“你當我沒長眼睛嗎?每次讓你對她做點什么你都推三阻四的,都什么地步了還憐香惜玉?

    “你憐香惜玉你別出|軌啊!你憐香惜玉你別給她下藥啊!你憐香惜玉你把一切都告訴她啊!你看看她會不會原諒你,會不會既往不咎與你破鏡重圓?”

    “你自己又好到哪里去?就光會出張嘴說說說!”在家里時伏低做小,到了這里又被頤指氣使,劉翌心力交瘁之下脾氣也上來了,“你自己不作為,就只會支使我,還一點耐心都沒有,當事情是說說就能成的嗎?”

    如果光嘴上說說就有用,那凌蓁早就不存在于這個世上了。

    不歡而散。

    劉翌這時才想起來自己跟凌蓁說過會盡快趕回家里。

    在郭書雅這里耽擱太多時間了,擔心凌蓁等的時間長了他一直未回會多想,劉翌連闖了三個紅燈趕到家里,結果卻發現家里黑燈瞎火的,沒人。

    凌蓁到哪去了?

    難道等太久了小性子上來,一氣之下回娘家了?

    劉翌滿心疑惑地拿出手機想給她打電話,這時院子門打開,凌蓁拎著兩個袋子進來。

    劉翌快步走過去:“阿蓁,你去哪里了?”

    “哦,我去買點東西,順便吃飯啊。”凌蓁將袋子拎高了給他展示她此行的戰利品。

    “家里有什么吃的嗎?”劉翌現在是又累又餓。

    凌蓁有些奇怪地看他一眼:“你還沒有吃飯嗎?”看他身上衣著的樣子比她早不了多少到家,在郭書雅那里沒飯吃?

    時間都拿來做什么了?

    “你連問都沒有問我回不回家吃飯,就自己出去了。”看凌蓁不像是生氣他晚歸要發脾氣的模樣,劉翌就忍不住抱怨,“阿蓁,你變了。”

    “呵……”看著這男人黑臉黑得這樣認真的樣子,她怎么這么想笑呢?

    “你不是到郭書雅那里去了么,她連飯都不管你吃?”凌蓁拎著袋子繞過劉翌往樓上走,在樓梯口時頓了一下回頭,目光了然,“也是,有情飲水飽嘛。”

    劉翌臉更黑了,強行扭回話題:“你沒有盡到妻子照顧丈夫的責任,還要賴到別人身上——”

    她現在怎么感覺這么敏銳?好像什么都瞞不過她。

    凌蓁停下了腳步:“所以,回到家就餓了,是因為沒有‘情’嗎?既然已經沒有了情,不如……”離婚啊!

    劉翌一個轉身走得又快又急,差一點就整個撞到廚房門上:“算了,我自己找東西吃!”

    凌蓁笑了笑,上樓。

    劉翌現在面對著凌蓁,真的有一種無從下手的感覺。

    但是郭書雅那邊逼得很急,本來只給他三日時間,見他反彈得太厲害又松口延長到一個星期,但是一個星期怎么足夠?

    劉翌只能能拖就拖。

    但眼看著這時間一天天過去,郭書雅每日都打好幾個電話來問他進度,劉翌煩心得不行,一個電話把那幾個有先見之明一直單身的哥們召集出來,傾訴自己的左擁右抱之苦。

    結果被其中一個哥們的一句話說得他如夢初醒:“你為什么一定要離婚跟外面那女人在一起呢?你自己本來就有錢,就算沒有那女人的錢,對你的生活能有什么影響?那你甩掉家里的那個,貪外面那個的什么呢?”

    對啊!他為的是什么呢?

    另一個哥們嘆著氣拍劉翌肩膀:“以前我以為你是為了偷|情刺激,但是兄弟啊,偷|情是刺激,但是娶回家后還是那個感覺嗎?”

    前面那哥們語重心長:“我說了你別生氣。在我看來,你家里的那個與外面的那個相比,除了沒有那份遺產之外,哪哪都比外面那女人強!

    “何況離了婚之后,她就會帶走你一半家產,這樣算起來,她的身價不是跟外面那個差不多?更重要的是,外面那個能像你家這個一樣,把所有的錢都交到你手中讓你完全作主嗎?”

    如醍醐灌頂。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啊,他已經上了郭書雅的賊船了。

    除非能將郭書雅手里關于他害過凌蓁的證據銷毀……

    他與郭書雅之間是相互牽制的。他謀害凌蓁,郭書雅很精,手里握有這方面的證據,而且她從來不避諱這一點。而為了讓他下定決心去謀害凌蓁,郭書雅也主動將她謀害老頭子的事和盤托出,也相當于將把柄送到了他的手里。

    但是他謀害凌蓁的事沒有成,而郭書雅已經害死老頭子了,若是事發,他們所需要付出的代價是不一樣的。

    因此,如果現在就收手,只要將凌蓁哄好,讓她不要相信郭書雅的話,那他是不是還有一條退路可走?

    是冒險繼續計劃,一勞永逸地將凌蓁這個定時炸彈解決,與郭書雅一起沉|淪?還是懸崖勒馬,修補與凌蓁的關系,爭取她的原諒,徹底掙脫郭書雅的控制?

    他心里的天平開始有些搖晃。

    郭書雅那個女人狠毒又狡猾,即便拿到她手機把里面的證據給刪掉,但東西她不可能只留了一份,只能賭她顧忌于自己也握有她的把柄,而不敢真的撕破臉。

    他得再想想。

    一覺醒來,劉翌頭痛欲裂,撐著頭下樓找水喝,發現凌蓁已經悠閑地坐在餐桌旁吃早飯。

    劉翌看了看,沒有他的份。

    心里頭有一股怒氣翻涌上來,劉翌張了張嘴,話還沒有說出口,又想到了凌蓁可能會有的反應,為了避免她借題發揮,劉翌咬著牙硬是將這股氣壓制了回去。

    隨即又有些沮喪,凌蓁已經變了,自從發現他出|軌郭書雅之后,她變得越來越強硬,越來越冷靜,越來越不受掌控,越來越深不可測,他真的還能夠讓她回心轉意嗎?

    “劉翌,給我轉十萬。”

    劉翌盯著凌蓁的身影正心里遲疑不定,忽然聽到凌蓁提到他的名字。

    他定了定神,就見到凌蓁擦了擦嘴,施施然地起身收拾餐盤。

    回想到她話里的內容,劉翌額角的青筋狠狠一跳:“十……萬?你要買什么?”

    “什么買什么,這是家用。”凌蓁轉頭看他一眼,“需要買什么大件我會另外再跟你拿錢的。”

    “家用?”劉翌已經顧不上后面那半句話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3d定位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