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快穿虐渣我是專業的 > 第30章 喪心病狂茍男女【29】:辦法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xaswlp.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這一個月里,如果凌媽真的一直待在家里,就有大把的時間與凌蓁同進同出,相當是對于凌蓁的一舉一動都盡收眼內,這對于她來說太不方便了。

    畢竟她有不少事情是瞞著凌媽進行的。

    而等凌媽一個月后離職,凌蓁這邊的事情已經結束了。挺好。

    劉翌經歷過郭書雅那次同歸于盡的威脅之后,已經覺得凌蓁這邊的退路不管存不存在他都用不上了。于是對凌蓁的殷勤也不復前兩日那么真心實意。

    以工作忙為由,連岳父岳母搬過來他都只在搬家的當天去過一次,當時凌媽沒給他什么好臉色,凌爸也是淡淡的,他也就順勢沒有繼續去自討沒趣。

    也實在是老太太那刀子似的眼神剜得他心里有些七上八下的。

    但是看到凌蓁樂不思蜀得簡直把那邊當成自己家了,一待就是大半日不回來,每天不到睡覺時都不見她的人影,他這心里就還是不舒服。

    他們這還沒有離婚呢,她名義上還是他的妻子呢,哪有做人妻子做成這樣的?

    以往他說會早回家,她若留在家里,會加菜煮上他的飯;就算出去,偶爾也會邀請他在外面餐館一起用餐,現在可好,她就“哦”一聲就了事了。

    準備好的晚飯?不存在的。

    自從凌家兩個老的搬了過來之后,他們家里就沒有開過伙了。

    如果不是凌蓁愛干凈,會定期收拾,家里的廚房一定已經蒙上了一層灰。

    凌蓁她不止是不開伙,因為不開伙,她連食材都沒有準備了。有時候他在外面應酬吃得不多,回來之后半夜里覺得餓,翻遍整個冰箱就找不到一口吃的,只能灌水充饑。

    第二日跟凌蓁提了這個問題,她轉身就去買了一箱方便面回來,讓他“吃完了記得提醒我再補貨”。

    郭書雅消停了兩天之后,又開始一日按三頓地追問。

    得知沒有進展,在郭書雅那里他也沒有得到什么好臉色,真的是里外不是人。

    這日子真是沒法過下去了。

    說回凌蓁,對于她的不著家,他心里不舒服還是事小的,事大的是:要是凌蓁一直跑到她爸媽家那邊,他還怎么想辦法完成郭書雅催促的事?

    這兩日他終于想出了一個計劃:既然找不到理由讓凌蓁主動到醫院去,那他就直接炮制一個意外,讓她不想去醫院也得去。

    這日下午劉翌回了家,趁著凌蓁不在,把她下樓梯時比較喜歡走的那一側臺階每隔一兩個就涂上了一層油加肥皂水,還往她的拖鞋底涂了薄薄的一層肥皂。

    這樣凌蓁在上下樓梯時就有很大的幾率因為拖鞋底的肥皂接觸到樓梯的油或水而打滑,要么是上樓梯時不小心腳前掌后滑而膝蓋磕到臺階或者扭到手腕,要么是下樓梯時不小心腳跟前滑而跌坐摔傷身體或是扭到腳。

    當然,最理想的情況是她在下樓梯時在最上面的那個臺階就往下滑倒,那樣她就會直接摔到滾落完一整條樓梯,傷得最重,就更方便他接下來的操作。

    做完手腳之后,劉翌就守在家里,等著凌蓁回家。

    心里還重復了一遍流程:凌蓁摔倒之后,整個人肯定會因為疼痛而變得脆弱,他就趁著這個時候把她送到三院郭書雅打過招呼的一個她的醫生朋友那里去。

    郭書雅說了,只要凌蓁人到那里,別的都會有這個醫生接手的。

    進了醫院,要作檢查采點血再常規不過了,凌蓁也不會起疑。

    為了避免凌蓁多心或是事后聯想到他的身上,劉翌也不敢給她打電話追問她幾時回,只在家里守啊守,結果還沒等到凌蓁,他的爸媽倒是來了。

    劉家這二老一直覺得自己辛勞了半生,而以前他們家所住的那個老套房見證了他們的勞碌,于是在兒子開了公司賺錢之后,他們不再上班,也不想繼續住在那個回憶并不美好的房子。

    之后不是外出去旅行,誓要把前半生沒有玩過的地方都玩一遍,就是回到山清水秀的老家去住,呼吸更清新的好空氣。

    后來盡管兒子給他們在他的小家同一個小區里買了房,但他們也很少過來住。

    已經逍遙習慣了,他們現在不愛住市區。如果不外去游玩,還不如回到村子里找一堆老人嘮嗑嘮嗑來得熱鬧。

    城里人冷漠,能住在這個別墅區里的人又都是有一定經濟實力的,與這些人交流不如他們與老家里的人交流那樣自信滿滿。

    每當看到村里人都羨慕他們有一個好兒子時,那種成就感別提有多好了。

    這一次是出去旅游了一個月,飛機是到花城機場的,他們落地后想起來有一段時間沒見兒子了,就直接過來了。

    反正在兒子家也是有給他們留房間的,什么時候來都不會沒地方住。

    劉父和劉母這一次旅游出發時劉翌還在T國,凌蓁出了事因為沒有確認死亡他也沒有告訴這二位,打算等他們回來之后再說的。

    后來凌蓁好端端地回來了,那就更沒有告訴他們的必要了。

    因此在這劉家二老的心里還是把凌蓁當成了那個他們到來之后會把他們服侍得周周到到的兒媳呢。

    進了門之后發現家里只有兒子不見兒媳,兩老一開始也沒有問什么。他們覺得自家兒子是公司老板,愛什么時間去公司就什么時間去,有時候不去也沒有人能夠管他,但是凌蓁是個上班族,這會應該還在單位呢。

    一直等到都六點多了,還沒見人回來,劉母這才忍不住了,拿起電話就打給了凌蓁。

    那頭是忙音。

    劉母悻悻地放下電話,隔了五分鐘之后再打了過去,還是忙音!

    這個兒媳真是不像話,家里的冰箱空空的什么都沒有不說,都下班快一個小時了還不見人影。買什么菜需要這么久的?餓到她兒子了怎么辦?!

    劉母就想找劉翌問問,必須得在凌蓁回來之前跟他統一一下口風,到時她教訓兒媳時,讓兒子別開腔幫凌蓁才行。

    這座小別墅的格局是這樣的:二樓是劉翌與凌蓁的主臥,三樓有個客房,也就是他現在住的那個,劉翌爸媽的臥房在一樓。

    劉家二老的活動范圍通常除了一樓就是花園,以往過來時基本上都不會到二樓去的,因此劉翌也沒有處理樓梯上他的杰作。

    劉母想找兒子“聊聊”那會,劉翌正在三樓的臥室里接郭書雅的電話呢!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3d定位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