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快穿虐渣我是專業的 > 第38章 喪心病狂茍男女【37】:找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xaswlp.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事情很快就會解決的。

    待解決完了劉翌之后,她再正正式式地拒絕他。

    那時候,她已經恢復了完完全全的自由身,再沒任何牽絆與顧忌,那種時候的拒絕,牧奕就能夠明白,那就是真真正正的發自內心的拒絕,而不是出自被困于道德與紀法桎梏的猶豫之舉。

    凌蓁是真的沒有打算再開展一段感情,她在與系統背后的組織談判時,之所以要爭取在這個時空里待到父母終老的機會,就是為了在剩下的時光里好好地陪伴他們,好好利用每一分每一秒的相處時間。

    愛情都是自私且弱小的,一旦陷入風花雪月之中,就會有身不由己地把時間向它傾斜的淪陷,同時也需要投入精力去維護。

    凌蓁如今四舍五入也算是半只腳踏入“永生”境界的人了,與可以預見的日后漫漫余生任務歷程相比,在這個時空里所停留的短短幾十年不過彈指一揮間,她不想以后每當回憶起這段完全屬于自己的人生時,會留有一絲的懊惱與遺憾。

    更何況,她對于牧奕是真的沒有那種感覺。

    但是在眼下,她所用的理由無疑是強大的、合乎情理的,道德素養上十分過關的牧奕果然選擇了按兵不動。

    把牧奕給糊弄了回去,凌蓁就把心思重新放到了劉翌今日的異常上。

    他居然煞有其事地跑過來捉奸,這誣陷是認真的還是純粹見不得她最近過得悠閑想給她添添堵?

    有點思維能力的人都知道不可能會成功的吧?

    其實她已經預備了花一個月的時間與他們周旋,期間兵來將擋、水來土淹,什么攻擊她都可以照單全收。但是劉翌不應該企圖把不相干的人拖下水。

    她反思:這段時間以來她是不是還是對劉翌和郭書雅太寬容了?本想讓他們有足夠的時間準備對她下手的事,人往往在自覺計劃完美時一旦開始動手便會異常堅決,她要一次性地收集到確鑿的證據把這兩個人牢牢地釘到監獄里。

    沒想到他們得了喘息空間后,不好好謀算害命的事,卻還有空閑幺蛾子百出地持續搞小動作。

    看來都是閑出來的。

    而且她有點擔心劉翌會從此盯上了牧奕。雖說牧奕自身行止端正,并不怕劉翌亂潑污水,然而在驗證清白的過程中,難免會招惹異樣的目光,以及需要花費額外的精力去應對。

    嗯,她得給那兩個閑人找點事情干干,讓他們再沒有空想著去折騰別人,以免她的人情債越欠越多。

    這讓她等待著好戲登戲的好心情都被削弱了,真是讓人惱火。

    打蛇打七寸,那兩個人目前最怕的是什么?

    凌蓁心念一轉就已經有了主意。

    她在被送回這個時空前,特意請求查過相關的事件記錄,已經得知相關的郭書雅對亡夫、對她下毒的譬如未用完的藥物、能檢測出藥物殘留的廚什餐具等等直接證據已經被毀掉了。

    但是可能出于相互轄制的緣故,郭書雅手里留有了提及到害命一事的錄音與錄影資料。

    她從T國回來之后,最開始的計劃其實是想直接把那份證據偷出來,然后就可以將二人繩之于法,一點時間都不想浪費時間給這對狗男女的。

    與眼下這樣因為洞悉先機以及早有防備、再加上有系統這個作弊利器的幫忙,她似乎可以將那二人玩弄于掌心相比,她更喜歡干脆利落地上前就一棍子將他們敲死的痛快。

    完全沒有興趣跟他們玩什么貓逗老鼠的游戲。

    但是她當時趁著郭書雅外出去劉翌幽會時扮作家政人員進了郭書雅家,在她記得牢牢的藏匿位置并沒有找到那只U盤,也不知道是最后總歸是怕事情敗露因此郭書雅把東西銷毀了,還是狡兔三窟,轉移了藏匿的地方。

    她曾為此而向系統求助過,可惜的是系統告訴了她,自她回到這個時空之后,時間線上她的這個關鍵事件的發展軌跡已經發生了變動,出現了轉折,因此對于現在的她而言,未來是未知的、尚未發生的。

    所以系統不能夠像回來之前那樣如同瀏覽歷史一般通過翻看時間線去查看“未來”。

    不僅如此,作為她的伴生系統,系統與她一起進入了這個時空后,相當于從上帝視角轉換成了第一人稱視角,它也不再能像局外人那樣俯瞰全局、對于她回來期間這個時空所發生的一切了如指掌,它所能感知到的環境與凌蓁差不多。

    嗯,因為是高科技產物的原因,系統還是比凌蓁厲害些的,有需要的時候,它可以監測到凌蓁身周直徑一公里范圍內的動靜。

    話說回來,因此,即便有辦法證實郭書雅亡夫的死亡原因是中毒,也未必能夠成功將其入罪。至于她,整個身體都是全新的,就更別說從中找到什么曾被下毒的痕跡了。

    但是如果目的不是想藉此將郭書雅釘死,那就沒有證據也不要緊了。

    只要郭書雅的繼子女們知道他們家老頭確實是被人害死的,而得益人直接指向了郭書雅就行了。

    郭書雅與劉翌現在不是閑著沒事愛搞小動作嗎?那她也搞搞小動作,讓郭書雅的繼子女咬住了郭書雅不放,迫使郭書雅把注意力轉回到應對繼子女上去。

    郭書雅的那些繼子女們年紀最小的比她還要大上幾歲,又是在豪門爭產宮心計里成長起來的,可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

    到時郭書雅一煩,必定不會落下她心心念念的劉翌,會拉上他與她一起煩。

    郭書雅的繼子女再給力些,沒準會糾纏得郭書雅想要遠離“戰場”,一走了之。嗯,走時當然不會忘記帶上劉翌。

    劉翌對事業那么重視,他的事業又在花城,拋開既有的成就從頭再來談何容易?

    而且她凌蓁還活生生的呢,人想走可以,該給她的錢就得留下。

    他處心積慮謀害發妻,為的不就是錢嗎?

    被郭書雅一逼,劉翌就會不顧一切對她下手。先把她解決了,然后再想辦法安撫郭書雅。

    郭書雅最在意的就是她這個堂堂正正的發妻,要是她死了,沒準郭書雅還真能聽劉翌的勸,然后他就不用被迫去到一個新的環境里將事業推倒重建。

    如此一算下來,鼓動郭書雅的繼子女搞事,除了讓劉翌再沒有功夫去找牧奕麻煩的同時,還能達到催促他和郭書雅快些動手的目的。

    簡直完美。。

    把事情捋順后,當天晚上凌蓁打開了電腦,發出了一份電子郵件。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3d定位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