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快穿虐渣我是專業的 > 第44章 喪心病狂茍男女【43】:時辰到了

第44章 喪心病狂茍男女【43】:時辰到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xaswlp.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郭書雅越是深想越是怒不可遏:渣男就是渣男,以前凌蓁不修邊幅一副黃臉婆的模樣,他就與自己勾搭上了,但是她現在還這樣年輕貌美,劉翌居然就去找了別的更年輕的女人。

    就這么喜歡貪新厭舊?

    那她偏偏就要將他綁在身邊,到時玩膩了再一腳踢開,讓他也體會體會被貪新厭舊的感覺。

    劉翌見到郭書雅竟然如此冥頑不靈,他很惱怒,但是不待他的這份惱怒發泄出來,郭書雅就做了一件事,讓他死死地把心里禁不住往外冒的火給硬生生地摁熄了。

    郭書雅竟然找人拍到了他藏起來的女人。

    他就知道這個女人既蠻橫又毒辣,一面與他海誓山盟,一面卻還找人跟蹤監視他,簡直沒有信任可言。

    如果甩來視頻要求解釋的人是凌蓁,那他還可以抵死不認硬要說自己是為了公司在逢場作戲,但是等著解釋的那個人是郭書雅,她能不明白怎么回事嗎?

    凌蓁鬧起來他大可以選擇不回家,等把她的脾氣都消磨得差不多再回去,但是郭書雅鬧起來他敢晾著她不給解釋嗎?

    他不敢。

    心里再怎么厭惡,這時候他也只能哄著她。

    劉翌只好乖乖認錯,檢討自己一時經不起誘|惑,并且保證馬上斷得一干二凈,永不再踏足那個女人的香閨半步。

    郭書雅當然沒有這么好打發。

    她要求劉翌與她一起移民。

    因為與警方盯著她讓她行事頗有顧忌相比,曹老頭的兒女們的糾纏則更讓她惱怒厭惡。

    因為警方的嫌疑人鎖定雖然讓她有些不方便,但是沒有證據也無法奈何她。

    但那些繼子女們不同,他們不斷地在社交圈子里散播老頭子是中慢性毒身亡的,雖然沒有直接指認出嫌兇是她,但卻時不時透露出她曾被傳召到警局問話,并且具備最大的作案條件等等合理懷疑的訊息。

    以曹澤才為首的原配一脈跟以曹澤謙為首的繼室一脈,為了爭取集團董事局的好感,你方唱罷我登場,爭相對她發起攻擊抹黑,誓要在扳倒她這件事上占領頭功。

    導致了她不管出現在哪里都會招致異樣的目光與竊竊私語。

    不僅是花城,郭書雅覺得整個華國的社交圈她都待不下去了。

    她要走,盡快。立刻。馬上。

    劉翌不想走。這里是他的主場,他已經構建好根基,只需要想辦法擴展茁壯,如果移民,等于一切都要推倒重建,從頭再來。他不想再受創業的苦,而且還只能帶走一半的財產——

    他如果不同意財產分割協議,凌蓁申請財產保全,他什么也帶不走。

    但是他不走不行。

    在接受事實之后,劉翌馬上覺得反正都是要走,他不能在面對郭書雅與凌蓁時都處于弱勢地位,郭書雅他是沒辦法了,但是凌蓁那里,他得把屬于他的都帶走。

    她不讓他帶走,那就不要怪他心狠了。

    郭書雅對凌蓁是恨之入骨的,見劉翌肯動手,馬上積極出謀劃策:“我問過相關藥理方面的人了,加上她從T國回來至今的時間,先前下的藥就算沒有完全代謝完,殘留也沒有多少了,即使沒有身體狀況報告也沒影響。”

    藥源方面還是由郭書雅去解決,但是劉翌面臨一個問題:凌蓁現在不僅不與他一起吃飯,而且她已經很長時間都不在他們那個家吃飯了,每次都是到她爸媽家那邊的。

    那他怎么把藥下到凌蓁吃進嘴里的東西上呢?

    她甚至連水都基本沒喝家里的,都是從她爸媽家帶的什么養生的飲品!那個保溫壺走哪帶到哪,他完全沒有避開她視線接近的機會。

    最后還是郭書雅解決了這個問題,她找人制作了另一種藥,加入到護膚品里,這樣凌蓁在每日把這護膚品涂抹到臉上時,藥物會被皮膚吸收,然后擴散。因為臉部接近腦部,藥力能夠見效得更快!

    劉翌在偷溜進凌蓁房間里查看她所用的護膚品時就被拍到了。

    他在第二日把相同的瓶瓶罐罐帶回家時,凌蓁特意找機會去了父母家,讓他順利地把她的護膚品給替換掉。

    有了視頻和實物的證據,凌蓁選擇了直接報警。

    警方拿走了被替換的護膚品,化驗出當中被摻進去的藥物在體內累積到一定的份量之后會讓人的精神恍惚,產生幻覺。這個階段若被有心人加以引導,就會陷入抑郁當中不可自撥,從而產生自殺的傾向。

    即使躲過了抑郁自殺這一關,在藥量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后,身體機能也會被藥物腐蝕至停擺,病弱至哪怕一次小感冒也有可能致死。

    警方順藤摸瓜,從劉翌查到了提供給他藥物的郭書雅身上,然后順著郭書雅查到了藥源的終端,再之后從終端人那里查到了當年也曾提供給郭書雅另一批藥物的交易記錄,與曹老頭遺骨所檢測到正正吻合!

    郭書雅抵賴也沒有用,因為那個賣藥給她的人擔心顧客過河拆橋,事后殺他滅口,因此每一筆生意都有完整的交易記錄,關于她的那份記錄里還有她所提供的曹老頭的身體健康狀況報告,以便于賣藥人“對癥下藥”的。

    證據確鑿,郭書雅蓄意謀殺,等待她的不止是牢獄之災,還有死刑。

    而劉翌意圖謀殺雖然未遂,但也逃不過坐牢的下場。

    然而在警方部署了準備抓捕的當天,到了郭書雅的家中后發現抓捕的兩個對象竟雙雙毒發身亡了。

    原來意識到事情已經敗露,自己的下場無可挽回后,郭書雅約了劉翌過來吃最后的晚餐,她在精心準備的食物上下了劇毒,拉本來只需要坐牢的劉翌一起下了地獄。

    成功地達成了她誓必要與他“同年同月同日死”的目標。

    人死案消,郭書雅得自曹老頭的遺產被收回,重新分配給曹澤才等五人。

    而凌蓁這邊,劉翌身亡,他們家的財產除了本來屬于她的那一半之外,她還與劉翌的父母平分了屬于他的那一半遺產。

    四分之三的財產到手,凌蓁的身家一下子豐厚了起來。

    劉家父母不懂經營,因此要的都是現金。公司落到了凌蓁的手里,她不想被困住,找了職業經理人代管,只需要坐等收錢。。

    一切塵埃落定之后,凌爸凌媽也正式完成了工作的交接,這時訂制好的由系統設計的房車剛好送到,一家人開始了開著房車走走停停,周游全國的旅程。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3d定位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