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唐思雨邢烈寒 > 第799章 公司出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xaswlp.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總裁爹地惹不起

    紀安心沒有說話,可是,這對男人來說,這和默認沒有什么兩樣。

    他的眼眶猛地猩紅鎖住她,眼眶里,充滿了痛苦之色,終于,他閉上眼睛,聲線嘶啞之極,“我祝福你們。”

    紀安心咬著紅唇,強忍著想要辯解的沖動,她飛快的朝這個男人說了一句,“謝謝。”

    說完,她立即推門下車,在她的腳剛剛邁下之際,她的眼眶已經被淚水迷糊了,她睜著眼睛,挺拔著肩背, 走出一副輕松自然的步伐,一路走進了大廳里。

    她猛地撞上了一個人,因為眼神里都是淚花,她根本看不清楚路了。

    被撞這個女孩,很生氣突然被撞了,等她一轉身,才發現是紀安心,她忙嚇了一跳,“紀總,您沒事吧!”

    紀安心垂著眸,快速擺了一下手,她走進了電梯,電梯里有兩個員工,紀安心不由閉上眼睛出聲道,“能把電梯給我嗎?”

    “好的,紀總。”員工都嚇了一跳,從未見過紀安心如此傷心的樣子。

    紀安心咬著唇,強忍著的淚子,在此刻,滑落在眼角,終于讓這個男人離開她的世界了。

    可為什么她的心會疼成這樣?不應該啊!紀安心覺得自已可笑之極了。

    她按了一個會議廳的樓層,這個時間,這里沒什么人,她正好可以清靜一下。

    紀安心走進了洗手間里,看著鏡子里的自已,雙眼泛紅,說不出的可笑,她突然對著自已笑起來,自嘲的笑起來,眼淚,卻滑落在眼角。

    她深呼吸幾口氣,扯了一張紙巾,把眼角的淚一點一點的擦試干凈。

    最終,恢復她原本的樣子,冷靜的外表,透著強大的氣場。

    她撩了一下長發,優雅邁步出來,她走進電梯,回到了她的辦公室樓層。

    她徑直走進了蔣依姍的辦公室里,把門甩得震響。

    蔣依姍立即嚇了一大跳,扭頭看著冷著臉盯著她的紀安心,她立即心虛的笑了起來,“喲!哪里來的這么大的火氣啊!”

    “你從我的手機里,偷了副總統的電話,還敢去騷擾他,蔣依姍,你是不活得不耐煩了是嗎?他完全可以以擾亂他的私人生活起訴你。”

    蔣依姍的眼底果然閃過一抹懼怕,她可不敢得罪有權人。“你。。。你知道了,不錯,副總統先生一定很失望你的為人吧!”蔣依姍故做鎮定道。

    “他有什么失望的,我和他之間早就沒關系了,倒是你,他沒有起訴你,算你幸運,你下次敢再騷擾他,他應該不會這么客氣了,還有,我們是正規經營公司,如果敢再違法行事,我不會放過你。”紀安心說完,轉身甩門離開。

    而蔣依姍被她這番話嚇得神經一跳,拍著胸口,感覺這不是她所期待的結果啊!

    難道霍祈昂不是很生氣嗎?難道紀安心不該像一個怨婦一樣嗎?她怎么一點兒反應都沒有?

    蔣依姍咬了咬牙,有些不甘心。

    紀安心回到辦公室里,把門關起的時候,她背靠著門,感覺力氣一絲一絲的從身上抽走。

    有些一直被她隱藏著的感情,此刻,肆意的沖出來,有一個最真實,最悲涼的事實告訴她。

    她還愛著他,一直愛著。

    此刻,她仍然有一種失去至愛的痛苦,只是,這份苦楚,她必須咽下去。

    很好不是嗎?霍祈昂不會再纏著她了,不會霸道的取消她的機票,逼著她住在他的隔壁,不會再到她的公司樓下,威脅她下去。

    紀安心閉上眼睛,痛苦到連眼淚都流不出來了,只有心臟疼得厲害。

    在回總統府的路上,霍祈昂一再的看著這段視頻,視頻里那激吻的畫面,仿佛地獄里最悲殘的一種刑法,在折磨著他。

    紀安心不愛他了,還有什么比明白這一點,更令他痛苦不堪呢?

    就在這時,他的手機響了,他看了一眼是李瑞,啞聲接起,“喂。”

    “閣下,有一個緊急會議需要你住持,您在哪?”

    “在回來的路上,給人準備資料吧!”霍祈昂平靜的吩咐。

    “好的!”

    掛了電話,他揉著眉心,他的工作,他不敢怠慢,再痛苦的情緒,也不能帶到工作之中。

    晚上,紀安心回到家里,看見女兒的那一瞬,她突然有一種熱淚上涌的感覺,她蹲下身,抱了抱女兒,在內心里向她道歉,因為,她真得不會再有父親了。

    紀安心知道,只要她解釋,他一定會相信她的,可是,好像沒有必要了。

    讓他離開她和女兒的生活,不正是她期待的嗎?

    “媽咪,你的眼睛好紅哦!怎么了?你哭了嗎?”小家伙關心的問道。

    “不是,媽咪只是回來的時候,眼睛里進了沙子,媽咪去洗個臉,你先玩一會兒。”

    “嗯!”小家伙乖乖的應一句。

    紀安心回到房間里,走進浴室里,俯下身,捧了一把冷水在臉上,瞬間,從她臉上落下的水珠里,分不清是水珠,還是她的淚滴。

    第一天,紀安心平靜的上班,第二天,紀安心平靜的上班,她就像是一個包裹著面具的人,在公司里,她依然是高冷的副總裁。

    蔣依姍以為能打垮紀安心的,沒想到,她只是做了一件白費心機的事情,而且,還差點要吃官司。

    沈睿今天一早,開完會,他坐在辦公室里,他的座機就響了。

    他以為是工作,便直接接起,“喂,什么事?”

    “是我!”那端霍祈昂的聲音格外疲倦。

    “有事嗎?”沈睿的語氣立即冷淡下來。

    “對她好點。”

    沈睿微微一怔,即便還沒有想明白他為什么這么說,但他自然的應下聲,“當然,我會愛她一輩子,不會比你差勁。”

    “好。”霍祈昂應了這一句,在那端掛了電話。

    沈睿沉思了幾秒,霍祈昂為什么突然打電話過來說這些話?難道他徹底決定放棄紀安心了?雖然他值得高興的。可卻為紀安心感覺到不值,她愛著他五年,沒有忘記過他,而現在,這個男人竟然放棄了她。

    沈睿在內心里更加堅定的想,他會最終陪在她的身邊,保護她,愛她。

    紀安心的公司里,蔣依姍最近又拿下了一個大訂單,她非常的驕傲,又可以在紀安心的面前炫耀了。

    不過,她還沒有出門,就接到了一通電話,電話是她一個剛勾搭上另一家公司的小高層,那個男人在電話那端朝她道,“蔣小姐,我好心告訴你一句,你們公司被司法機構的人盯上了。”

    “什么?怎么回事?”蔣依姍立即嚇了一跳。

    “好像是聽說你們為謀取公司利益,竟然組織非法賣淫活動,以此吸引客戶,你們的公司被人舉報了。”

    蔣依姍的臉色剎那一白,這件事情,不正是她做的嗎?

    “那會怎么樣?”

    “當然是負刑事責任吧!蔣小姐,你趕緊能避開就避,我好心提醒你哦!下次不要忘記請我吃飯。”

    “好的,謝了。”蔣依姍說完,掛完電話,她整個人都慌了,滿腦子都是坐牢坐牢,不行,她絕對不能坐牢,對,這件事情推給紀安心就行了。

    蔣依姍立即打電話給了喬治,說她想立即調回本部,那端喬治還沒有答應,這邊蔣依姍就堅定的說道,“我馬上回來,這里交給紀安心負責,這本來就是她負責的公司。”

    說完,蔣依姍還是害怕的咬緊了拳頭,她的確為了拉攏客戶,叫了座臺女,沒想到,事情會這么嚴重,讓人給舉報了?

    蔣依姍此刻腦子一亂,什么也顧不上了,她得趕緊跑路了,什么收尾后事,都丟給紀安心去解決吧!

    公司有她的股份,她肯定會想辦法應付的,蔣依姍想著立即逃往國外,她訂了最快的一架航班,匆匆回家拿了護照就去機場了,她勝利的登機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3d定位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