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唐思雨邢烈寒 > 第998章 伏法認罪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xaswlp.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藍千皓此刻在他公司的辦公室里,他想,雖然沒有接到警方的電話,但是他們即然展開了抓捕舉動,肯定是這件安子掌握到了實際的證據。

    “我…我不知道,丁香怎么會和初念被抱走有關呢?”伊景龍當然無法相信。

    “伯父,我們還是相信警方的調查吧!相信他們帶走你的妻子,肯定不會冤枉她的。”

    “千皓,你手里是不是有什么證據?”伊景龍直接問道。藍

    千皓的聲音冷靜道,“我手里沒有什么有力的證據,我只是聽當年照顧初念的一名保姆說,那個拿錢買通她們的人,可能也是剛生下孩子的女人。”“

    什么?真得?”伊景龍震驚錯愕。“

    伯父,我想問一下,如果這件事情真得是你妻子張丁香所做,你會選擇原諒她嗎?”藍千皓反問。伊

    景龍的身軀顫了一下,他此刻的內心情緒近乎崩潰了,把他害得一無所有的人,卻成了他的妻子十幾年,并且他們還有一個女兒。但

    是,伊景龍卻清楚自已的內心,他咬牙道,“如果真得是她,我不會原諒她。”伊

    思雅急得哭起來,一邊哭一邊走到他的身邊,“爸,你快想辦法救救媽媽,她一定是無辜的。”伊

    景龍看著已經長大成人的另一個女兒,他開始有了一些頭緒了,張丁香在當年就趁著他醉酒的時候爬上他的床,她是一個有心機,也非常有手段的女人。

    她把他和前妻所生的女兒和家庭拆散了,她再出現他的面前,帶著她生的女兒嫁給他,她占有著前妻的位置,也讓自已的女兒享受到完整的家庭。

    可是,他另一個女兒卻被丟棄在孤兒院,不,如果不是保姆可憐才三個月大的女兒,她早就被沉在冰冷的河水之中了。“

    簡直是毒婦。”伊景龍突然憤怒的握緊拳頭。

    “爸,你罵誰啊!”伊思雅后退一步,看著父親渾身的怒火,她竟有些害怕了。

    “思雅,回房間去!”伊景龍朝她道,他則大步走向了他的車子,他要去一趟警局。

    此刻,張丁香坐在警車里,她依然還在假裝無辜冤枉。“

    警察同志,你們肯定是抓錯人了,我什么也沒有做,你們放我回家吧!”

    “有沒有做,你自已的心里清楚。”女警員回了她一句。張

    丁香立即答不上話來,她有一種不安的預感,警方是不是撐握到什么?“

    那你們有什么證據指證我做了什么?”張丁香反問道。“

    等到了審問室里,你們會清楚的和你聊一聊當年,你是如何買通保姆,試圖謀殺當年三個月大的伊小姐的。”張

    丁香嚇得臉色一白,她沒想到捂了這么多年的一件事情,竟然這么快就被掀出來了?到

    底是誰?她想,一定是藍初念回來找她報仇了,該死的,當年她要是被丟進了河里,還有今天的事情發生嗎?她恨死了那個膽小的保姆了。

    藍千皓接完了伊景龍的電話之后,便開車回家了,他想要回家和藍初念商量了一下。晚

    上七點,張丁香坐在審問室里,一頂白燈照著她,她臉上的妝容慘白的像是女鬼一樣,她沉默的坐著,一言不發。而這時,隨后趕來的伊景龍也坐在警方的辦公室里,他請求一起觀看妻子的審問。大

    隊長同意讓他進去一起觀看。

    此刻,坐在審問室里的張丁香,驚慌的目光四下張望著,這時,審問她的一男一女警員坐下,朝她道,“張丁香,請你如實交待二十年前,你是如何買通保姆,試圖殺害伊景龍和他前妻所生孩子的。”張

    丁香聽完,立即緊咬著牙道,“你們有什么證據指證是我干的?我根本沒有見過那兩名保姆。”“

    你沒有見過嗎?”女警員尋問。

    “我當然沒有見過,我那會兒也懷著我的女兒在外省呢!”張丁香哼了一句。“

    應該在事發的時候,你剛生下你的女兒一個月,你的女兒出生在本市的一家醫院里,你確定還在外省?”“

    我…我不太記得時間了,太久了。”張丁香含糊的應了一句。

    “生孩子這種事情你都不記得了,那你還記得什么?那你記得你花了多少錢買通兩名保姆的?你花了一百萬,在那個時候,每個保姆分得五十萬元,她們要做的,就是把當年那個女嬰兒抱出來,由另一個扔進附近的一條江河淹死。”

    張丁香的臉色越來越難看,甚至她的渾身都止不住的在顫抖。

    而就在這時,大隊長的身邊,他的手下朝他說了一句,“藍先生和藍小姐來了。”“

    請他們進來吧!”大隊長覺得,這樣的時候,做為受害人的藍初念有權旁聽。伊

    景龍看著審問室里的妻子,她臉上那假惺惺的樣子,他真得沒有見過,感到無比的陌生。

    這時,藍初念和藍千皓一起進來,藍初念見父親也在,她立即擔心的坐到他的身邊,“爸,你也在。”

    伊景龍看著當年差點失去的女兒,他眼眶一熱,“初念,是爸爸害了你和你媽,結識這么狠毒的女人,是爸爸的錯。”“

    我們還是聽審吧!”大隊長說了一句,朝他的手下道,“繼續尋問她,是不是確定不認識那兩名保姆。”警

    員立即重新再問張丁香一遍,“張丁香,你是不是確定自已不認識當年照顧伊小姐的兩名保姆?”張

    丁香環著手臂,非常確定道,“我當然不認識她們。”這

    時,大隊長再發出指示,“把她下午打得那通電話播放出來,讓她自已聽聽。”而

    這時,警員拿著一個錄音機放在張丁香的面前,“張丁香,你好好聽聽,這是不是你下午打得一個電話,甚至你在電話里和什么人在交易,交易的目的,依然是你曾經做過的那件事情,買兇殺人。”說

    完,警員放出的聲音回蕩在安靜的審問室里,錄音機里張丁香下午和那個神秘殺手的通話,就這么毫無保留的響起。而

    其中,張丁香的口中卻說出一個名字,邱玉蓮。張

    丁香驚恐的瞠大了眼,簡直要嚇得暈死過去,她沒想到下午的那通電話竟然被錄了音?她整個人都喘息起來,想要毀掉這個錄音機。

    而在審問外面聽著的人,也都赤果果的見識到了這個女人的陰毒,聽著她非常平靜的談論著如何殺一個人,并且不惜錢財,只要結果,甚至還要在明天下午之前,就要一個人的命。張

    丁香瘋叫出聲,“你們做警察的怎么可以偷聽我的電話,你們這是犯法,你們沒有權利這么做。”“

    我們已經得到了批準監聽你的電話,是你自已自露馬腳,你剛才說不認識的保姆,為什么你在電話里,卻要殺她呢?邱玉蓮就是當年照顧過伊小姐的其中一名保姆。”

    “你們設局在騙我,在套我的話,你們…你們…”張丁香的假面具在此刻,被狠狠的撕下來了。

    “你還是如實招來當年的罪行,你為什么要殺害年幼的伊小姐,你知道她母親也因為失去這個孩子而患上嚴重的抑郁癥也離開人世了嗎?”

    張丁香沉默不語,但她渾身在顫抖。

    而在審問室的外面,伊景龍也氣得胸口發緊,不敢相信他這些年,竟然就是和他當年的兇手生活在一起,他恨,更怒。

    藍初念看著伏法的張丁香,她的眼眶也染上怒意,她希望她該得應有的罪名,讓她付出代價。張

    丁香捂著臉,喘息著問道,“是不是我把所有交待出來了,你們能給我減刑。”

    “你最好招出所有的罪行。”警方沒有答應這一點。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3d定位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