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快穿:救命,男主全都崩壞了! > 第712章 嗷,我不好吃!30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xaswlp.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蘇糖被他揉的腦袋都糊了,本來就喝了點酒,有點暈,現在直接想吐了。

    漸漸地,看人也出現了重影,毛茸茸的小可愛也吸引不了她了,她現在只想從某只該死的獅子身上下去,然后尋個地方,好好暢快地吐一吐。

    然而,某只獅子并不能理解她此刻的感受,只覺得她百般抗拒,臉色都沉了下來。

    “就這么討厭被我碰觸?”

    都說喝醉的人反應最真實,所以,他的小崽子討厭他。

    這一認知,讓周圍空氣的溫度都直線下降。

    獸人對危險有著天生的敏銳度,所以很快,腳下那些毛茸茸的獸人頃刻四散。

    蘇糖可不知道他腦補了這么多,這會兒她整個人都暈乎乎地,見對方還不肯松開她,直接用小爪子拍了上去,“走開。”

    沒說滾,已是她最大的理智了。

    喝醉的小兔子,伸出的小爪子也是軟綿無力,可惡語傷人六月寒,萊斯在那一瞬,心臟都抽疼了一起,他握住拍過來的小爪子,俊臉陰沉且難看。

    蘇糖后知后覺,隱隱感覺到一股危險,不過腦袋實在太暈乎,不等她細想,胃里的不適就已經沖破喉嚨。

    然后,她吐了。

    萊斯面色鐵青,他看著手上的嘔吐物,可看著看著,卻突然笑了。

    他的笑容透著幾分古怪,惹得不遠處的獸人更驚恐了。

    被吐了一手還能笑?天了嚕,莫不是被氣傻了吧!

    有人的地方便有八卦,獸人也是,強大的魔法師與強大的覺醒者,不論何時都是被瘋狂議論的對象,何況方才這二位之間的氣氛,嘖嘖嘖,別以為他們只會打架。

    “我總覺得方才萊斯大人那目光,像極了來抓偷偷跑出來的小妻子。”

    “自信點,把像去了,那就是!”

    “可是,我方才離得近,聽到魔法師大人罵萊斯大人,說是他讓自己來的。”

    “這就是你們不懂了,什么時候覺醒者能使喚尊貴的魔法師了?天真,還不是因為魔法師的縱容。”

    “那我們以后,還討好尊貴的魔法師嗎?”

    “這個問題值得深思,所以下次誰先去試試?”

    所有獸人:……

    短暫的沉默之后,開始有獸人窸窸窣窣回答。

    “不了吧,我最近毛發不太好,可別去礙著魔法師大人的眼了。”

    “啊,我那個,脫毛期,就不去湊這個熱鬧了。”

    這些還算委婉的,先前那些深得蘇糖喜歡的小毛團,其中有一位當時就薅了一戳毛下來,在其他獸人驚恐的目光下,她面無表情道:“我,禿了,別丑到魔法師大人了。”

    所有獸人:……

    “……那我瘸了。”

    “啊,我手斷了。”

    …………

    另一邊,蘇糖可不知道先前的小插曲導致她后半生都無緣這些毛團。

    現在的她,在吐完之后就昏昏欲睡了。

    她拍拍屁股睡得香,萊斯卻不能睡,先不說自己身上被她吐到的東西,還有小崽子身上的酒味,若是就這么放任她睡一晚,隔天她肯定會嫌棄。

    這是一只非常愛干凈的小兔嘰。

    蘇糖這會兒倒乖了,任他折騰,甚至洗澡洗舒服了,還會蹭蹭那只溫柔的大手。

    這一刻,萊斯淺藍色的眼眸里盛滿了那抹雪白,溫柔且寵溺,“所以,你不討厭我,對嗎?”

    他的聲音輕柔,卻無人回答,不過蘇糖口渴了,順著聲音來源,她往對方那邊鉆了鉆,小聲呢喃,“水。”

    “不否認,就是喜歡了。”萊斯說著,嘴角揚起了一絲弧度。

    笑意很淡,可眼中的溫柔卻能將人溺斃。

    角斗場雖然在他與達倫打斗時,毀了一小部分,不過這里夠大,毀掉的那小部分微不足道。

    是以,現在他們是來到了前任老板所居住的套房,這里奢華且舒適,小兔嘰往床上一放,像是嵌進柔軟地羽毛中,而隨著她的呼吸,圓潤潤地小肚子也一動一動地,簡直可愛爆了。

    萊斯頭一回用眼神,如此細致地描繪一個獸人的輪廓,而他的兔子小姐,百看不厭。

    他很快將水拿了過來,蘇糖本能地張開粉嫩的唇瓣。

    水的溫度正正好,只是蘇糖還未喝痛快,一杯水就見底了。

    萊斯沒有照顧人的經驗,見水喝完了,便打算放下杯子,而睡夢中的蘇糖,并不知道這一切,護食地想要奪回杯子,再喝個一大杯。

    這不,爪子很快就伸出來,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抓著東西就往嘴里放。

    萊斯只覺得自己的手被一個極為溫暖的地方包裹著,那一瞬,他甚至忘了、又或者說根本就舍不得將手收回。

    不過,醉酒的某兔嘰許是沒喝到自己想喝的水,嫌棄地用舌頭給頂了出去。

    萊斯只瞥到一抹櫻桃紅的舌尖,眼神一暗,再然后,沒心沒肺地兔嘰翻了個身,嫌棄似的哼唧抱怨了一兩聲。

    聲音太低,聽不清她再說什么,不過萊斯的表情就變了。

    他甚至覺得自己也被她的口渴給傳染了,不過,這個渴可不是喝水就能緩解的。

    他的喉嚨吞咽了一下,無意識地,也是控制不住地。

    他低聲罵了一個詞,是那種很臟很臟的詞,從前不讓小兔子說臟話,可這會兒自己卻忍不住了。

    夜晚燈光昏暗,可萊斯卻覺得那抹雪白亮極了,他甚至都有些期待人形時的他,是何等姿容。

    也是這般可愛?

    也是這般地……牽動他的心?

    “叮,黑化值下降20%,當前黑化值60%。”

    “叮,黑化值下降10%,當前黑化指數:50%。”

    蘇糖一覺睡醒,還未睜眼,就先懶懶地伸了個懶腰,然后就發現自己哪哪都不舒服。

    腰酸背痛,頭也有些昏沉,刺疼刺疼地,這是宿醉的后遺癥。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聽到了系統的提示。

    所以,她昨晚究竟是做了什么好事,讓萊斯的黑化值下降了這么多?

    這簡直就是跳樓式下降啊!

    驚喜來的太快,她甚至都忽略了身體的不適、周圍的環境,直到睜開眼,她才發現這個狀況有點糟糕。

    她似乎……睡在了某只獅嘰胸口,這也就算了,畢竟從前她也一直往他身上滾,關鍵的是,這只獅子是人形模樣,且最為可怕的是,這只獅子光光的!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3d定位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