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娘娘,您躺贏了 > 第380章 喜歡而不自知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xaswlp.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戀上你看書網  ,最快更新娘娘,您躺贏了最新章節!

    魘,“???!!!”

    它現在已經是嚇得不敢說話了,只是扭過頭去看著獨孤星闌。

    這一看不得了,只見她一臉平靜,唇角卻是溢出一抹血來。

    鮮紅!

    偏生她似是沒察覺到……還幽幽的看著姬權和那突然出現的少女呢。

    “闌闌,你吐血了啊?”魘心疼的提醒著她。

    這都不算對狗皇帝動心的話……它能當場跟狼王結婚生崽兒!

    西伯狼王似乎感受到了什么,隱約興奮起來了呢。

    獨孤星闌這才后知后覺,伸手抹了一把唇角的血。

    她一定是……那種不能喜歡人的心疾又發作了,所以才會吐血的……定是這樣。

    另一邊,那少女已經松開了姬權,她的唇角還沾著姬權脖子上的血。

    便是陛下,也有些僵了。

    這是除了獨孤星闌外,他第二個沒拒絕過近距離接觸的女人。

    少女也不擦掉唇角的血,只是走到長孫秀兒身邊,蹲了下來,也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緊緊的抱著他,“哥哥,我回來了。”

    從她出現開始,長孫秀兒幾乎都已石化了。

    若不是那真真切切的懷抱,他甚至要懷疑這一切都是一場夢。

    當年……是他親手埋葬姻兒的,她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還活著?

    這不可能!

    可這張臉……的確是妹妹的,距她死已經過去了這么多年,她卻像是半點也沒長大,還保持著十三歲的模樣。

    若然當年她還活著……現在已經二十四了啊。

    “哥哥,我是姻兒,你不認識了嗎?”少女松開他,用手捧著他的臉,又重復道,“我回來了,再也不會離開哥哥了。”

    她戴著雪白的手套,手套上也繡著蓮花花紋,隔著手套,長孫秀兒感覺不到她身上半點溫度。

    他甚至不能確認她是真活著還是假活著了。

    “姻兒……可真的是你,當年……”

    少女又看了他一眼,余光掃到他身邊左右兩具尸體,卻又像是沒看見一樣,直接坐在了老皇帝的尸體上,抱著長孫秀兒的胳膊,腦袋輕輕的枕在他的臂膀上,“哥哥,我死了很多年了。”

    一句話,又是讓長孫秀兒心里一顫。

    “有個仙人見我可憐,收留了我的靈魂,用仙藕和墳土幫我重塑了肉身。”少女淡淡的說著,“這些年我一直跟著仙人修煉,沒能回到哥哥和權的身邊,是我不對。”

    遠處的魘,“這話哄鬼呢?以為她是哪吒嗎?是不是要告訴本寶寶,那仙姑是太二真人?”

    獨孤星闌也未語,方才那少女從她身邊過的時候,她的確是聞見了墳土的味道。

    姬權鼻子那么靈敏,不會嗅不到的。

    所以,她是無法隱瞞的。

    因為無法隱瞞,反倒是大大方方的承認了。

    重造肉身這種操作,只有是大神級別的才能做得出的,獨孤星闌曾在陰陽志中見過相關記載。

    以死者墳土為引,加以靈物,便是可能再造出肉身的。

    將死者靈魂放入新肉身中,能得以繼續生存。

    華夏神話中也曾有記載,詳見哪吒。

    所謂神話,或許也是有一定的事實基礎的。

    于她來說,眼前這一幕便是活久見系列。

    獨孤星闌現在心很亂,腦子也亂……她強行讓自己鎮定下來,便是不知道再待在這里的意義是什么了。

    姬權他還活著……遇見了曾經心中的白月光。

    即便這白月光已經不是人,對他來說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獨孤星闌應當祝福他的。

    她拍了拍沙雕的脖子,示意它馱著自己離開。

    關鍵時刻……沙雕當真是雞如其名。

    邁著雞爪子,刨地,然后迅速的沖到姬權跟前,撩起它鋒利的雞喙,一頓猛啄。

    一邊啄還一邊咯咯噠的叫著。

    狗皇帝臭渣男!

    在皇宮的時候口口聲聲多喜歡小姐姐,轉頭就跟別的女人抱抱親親?

    不啄斷他的第三條腿,它不姓沙!

    它倒是宣泄了,獨孤星闌幾乎差點被它從背上甩下來。

    還是姬權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她,伸手一扯便抱進了懷里。

    公主抱著。

    “星星?”姬權很意外,卻是抱的她緊了幾分。

    “不來怎么知道您這吃著碗里瞧著鍋里呢?”魘又開啟譏諷大法。

    至此,姬權竟是不解釋了。

    “你都看見了?”看著懷中的小女人,姬權心頭莫名又是一沉。

    他竟是……遲鈍到沒有發現她的存在。

    定是因為戴著面具,影響了視覺,所以才沒察覺到。

    他下意識便要伸手取下臉上的防毒面具,可一想到滿臉痘,瞬間就將面具按回去了。

    他這幅模樣,還是不要嚇著她的好。

    “什么叫‘你都看見了?’”魘真的替獨孤星闌氣吐血,“這分明就是默認了啊!臥槽,渣就渣,還渣的這么光明正大的,本寶寶也是頭回見啊!”

    獨孤星闌給了它一記眼神,“別說了。”

    她動了動身子,“聽聞燕國出了事,我擔心大哥安危,所以過來看看。”

    外面完事兒了趕緊來的獨孤家大哥,“?”

    他方才領軍在外干架的時候,可是沒瞧見小妹幫半點忙啊,確定是擔心他的安危?

    “哀家無事,陛下還是放哀家下來的好,哀家能站穩。”

    獨孤星闌不知怎么的,現在特別反感被他抱著。

    不管姬權曾經經歷過怎樣的女人,她都是不介意的,可他明明有一段虐心入骨的愛,偏生要跟她說,從未對別人動過心?

    獨孤星闌也是氣惱的,她搞不懂自己現在在這上面糾結個什么勁兒。

    她本來就不喜歡姬權,有什么好糾結的?

    “朕不放。”姬權依舊是抱著她,怕自己脖子上的血腥味熏到她,他甚至還刻意將脖子以上離她遠了些。

    “看看,心虛了!”魘大喇叭繼續作死。

    沙雕同學更是非常配合去將他的第三條腿往死里啄。

    陛下一腳踹過去,哐當兩聲,直把他的鐵靴都撞了個坑。

    這一腳總算是將沙雕踢遠了些,他又垂著眼看著獨孤星闌,克制著想親她的沖動。

    “星星來此,定是因為擔心朕才來的。”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3d定位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