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三國之楚王崛起 > 第377章 最大的悲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xaswlp.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力士昨夜睡得可好?”

    夏侯楙破天荒的起了個大早,并且來到了安頓內侍的房門外,剛好看到了起床的內侍出門。

    “多謝夏侯將軍掛念,咱家休息得很好!”

    或許是沒有想到夏侯楙會來,內侍明顯有些震驚。

    這個號稱夜夜笙歌的紈绔公子,竟然會為了自己而打破慣例,這讓內侍感覺有些不真實。

    但同樣的,他也非常的舒服,畢竟這也算是給他莫大的面子。

    “既然力士已經休息好了,不如咱們一起用飯可好?”

    夏侯楙的殷勤,讓內侍突然有些無所適從。

    見慣了宮廷內勾心斗角的他,太明白無事獻殷勤的后果。

    正想著要如何拒絕,只見這時一名士兵極為慌亂的跑了過來。

    喘著粗氣來到夏侯楙身旁之時,想要說些什么,卻看到內侍在場,猶猶豫豫的不肯說話。

    “既然夏侯將軍有要事處理,咱家就先行告辭了!”

    好不容易找到了脫身的理由,內侍豈能放棄。

    當場就開口說道,并且準備立刻離開這里。

    “力士請留步!”

    夏侯楙大笑著阻止了內侍的離開。

    并且將他拉了回來,對著那名士兵怒聲喝道。

    “不懂規矩的東西,不知道力士是誰嗎?

    有事快說,這里沒有外人!”

    原本就氣喘吁吁的士兵,被夏侯楙這么一呵斥,立刻便身體一軟,跪倒在地極速開口道。

    “啟稟將軍,城外發現漢軍有大舉進攻的跡象!”

    “什么?”

    夏侯楙面色大變,一把抓住士兵的領口喝道。

    “漢軍有…有攻城的跡象!”

    士兵再次顫聲說了一句,看得出來,他被嚇得不輕。

    “真是對不住,看起來在下得立刻去看看。

    沒能親自侍奉力士,還請不要怪罪!”

    夏侯楙深吸口氣,對著內侍真誠的說道。

    “夏侯將軍千萬不要這樣說,軍國大事乃第一大事,將軍還是快快前去吧!”

    沒有再多做停留,夏侯楙只是匆匆對著內侍一抱拳,便立刻離開了這里。

    其神色十分慌張,就連其背影看起來,都有些慌亂。

    直到所有人都離開了這里,內侍的神色才恢復了他本來的樣子。

    “好一個盡忠職守的將軍啊…”

    內侍低聲喃喃自語道,只不過其眼神卻異常的冰冷。

    也就是在夏侯楙離開之后不久,便有一個侍女膽怯的來到內侍身旁,怯生生的開口道。

    “公主請力士前去用飯,還請隨我來!”

    內侍微微一笑,再次看了看夏侯楙消失的方向,便隨著侍女而去了。

    匆忙趕往城樓方向的夏侯楙,在走了一段路程之后,驀然停下了身子。

    嘴角泛著一絲冷笑的看了看后方,帶著人消失在了原地…

    …

    “力士怎么看這夏侯楙?”

    曹氏優雅的拿著一塊點心,看著坐在一旁的內侍問道。

    “回公主的話,此人不過是表面英雄罷了。

    以咱家看來,不過是個外強中干的小人…”

    內侍微微一笑,很是恭敬的對著曹氏說道。

    他對其他任何人都可以囂張跋扈。

    可唯獨對一種人絕對不會如此。

    這些人,就是皇族之人,無論是皇帝,還是像曹氏這樣的皇親國戚,都是他們服侍的對象。

    因此,對于這些人,內侍可謂非常有心得。

    “現在他走了,咱們可以去看看那個于禁了!”

    曹氏最終還是將點心放下了,抬眼看著內侍說道。

    “謹遵公主之命!”

    此刻的內侍,才像是真正的內侍。

    其神態,動作包括他的話語,和先前之人可謂天壤之別。

    …

    軟禁于禁的院落,在太守府的后院。

    這里既幽靜又安全,是個關押人的好地方。

    “想不到這太守府中,竟然還有這樣的存在。

    這可是個好地方啊,咱家以后要是老了,一定找個這樣的地方養老!”

    看到這座院落之時,內侍竟然忍不住贊嘆道。

    “你要是喜歡,這里就可以留給你!”

    曹氏走在最前面,瞅了一眼內侍,悠悠的說道。

    “咱家不過是說說而已,公主不必為咱家擔心!”

    來到院落之中后,四周竟然見不到一個人。

    這讓這個空落落的院子,顯得有些陰森。

    “奇怪了,今天這里為何沒有守衛?”

    曹氏皺著眉頭看向四周,卻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

    使勁的搖了搖頭,決定不再去想這些。

    總之事已至此,也沒什么好隱晦的。

    率先來到內屋的房門前,也沒有敲門便推門而進。

    只見屋內僅有一個中年人坐在那里,手里捧著一本厚厚的紙質書籍。

    這就讓曹氏更加的奇怪了,一個帶軍打仗的將軍,不求多殺幾個敵人,來證明自己的軍功。

    反倒是在這里手捧書籍,看得相當的認真。

    這似乎打破了曹氏對讀書人的理解范圍。

    “于將軍好雅致啊,這種時候,還沉得住氣,真是讓人敬佩啊!”

    曹氏也不客氣,直接坐在了一旁。

    “反正都已經身陷囹圄了,想其他的有用嗎?

    還不如趁此機會,多多學習一下。

    這才是為將者,最應該做的事情。”

    “好啊!”

    一旁跟隨而進的內侍拍著手掌贊嘆了一聲。

    “將軍如此大才之人,為何會選擇那個什么徐天。

    想想先帝對將軍的厚愛吧,將軍如此執迷不悟,就不怕先帝寒心嗎?”

    “先王之恩,在下永世不忘,不過這并不代表著,我就要為現在的皇帝做任何事情”!

    于禁雙手將書籍合上,冷冷的說了一句。

    “將軍不必刻意做什么,其實今天咱們為什么會在這,將軍同樣心知肚明。

    也不再廢話,只要你指正夏侯楙通敵賣國就可以了!

    這樣一來,我們得到了我們想要。

    你呢,也可以恢復自由,兩全其美!”

    內侍說這些話的時候,曹氏同樣目光炯炯的看著于禁。

    “唉…”

    于禁長嘆一聲,無奈的開口道。

    “這夏侯楙是真的家門不幸,自己在外流血打仗,自己的妻子卻在后面想著怎么除掉他。

    恐怕人世間最大的悲哀,也莫過于此了!”

    曹氏仿佛被人戳到了痛處,立刻便跳了起來。

    她面色極其陰沉的看著于禁,冷冷的說道。

    “要么死,要么配合我!”

    “如果我都不選呢?”于禁的神色突然大變,露出了一絲玩味的笑容…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3d定位100%